当前地址:首页 >> 06悦读 >> 06书架 >> 教育教学

《我和我的那些小野兽》

      --粘巴达和森林幼儿园的故事

时间: 2012-4-13  

封面

我和我的那些小野兽:粘巴达和森林幼儿园的故事

关键词:幼儿园 教育 教师

作者

 粘峻熊

出版社

  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161

定价

25.00

  这本书共有61个故事,写的是粘巴达老师刚开始当幼儿园老师时和孩子们“过招”的教学故事。每一篇都很精彩,幽默与机智随处可见,真实得让人感动,就像书里的孩子一样:纯真、善良、美丽。作者独特的个性、开明自由的精神,尤其无限的宽容与个人自律,都流淌在故事里。

  【内容简介】

  台湾的第一位幼儿园男老师——粘巴达和大家分享十年之间在森林幼儿园和他的“小野兽”们交手的故事,一个幼教男老师如何使出浑身解数投注生命与热情于孩子们,故事中又有故事。粘巴达和他的那些“小野兽”带我们走进一个自由的空间,你会在这里发现无数纯真的笑容,被孩子们忘情无忌的笑声所感动。

  一所从不上锁的学校,一个让孩子孕育自由与爱的乐园:在这里,没有体罚,只有真诚得相待;在这里,每个孩子的特质会被发现和欣赏;在这里,孩子们有一个被看见、快乐、野气的创造性童年!

  【作者简介】

  粘峻熊,外号粘巴达,1965年在台湾彰化福兴厦粘村出生,小时候有一个快乐野气的田野童年,长大爱爬山,喜欢阅读,跳舞,旅行和孩子玩,1992投入开放式教育现场工作,在森林幼儿园任职十年,2004年创办粘巴达假日学校,将1970年代孩子们的充满创造,野气有生命力的童年游戏经验传递给现今的孩子们!

  【媒体评论】

  作者自然天成的个性、开明自由的精神,尤其无限的宽容与个人高度的自觉,都流泻在故事里。有一两个晚上,吃吃的笑声不断从我儿子年询的房里传来,原来他正高兴忘形地沉迷在这本书稿中。

  ——黄武雄(台大数学系教授、一九九四年410教育改造运动发起人)

  他用炙热的生命跟孩子们纠缠在一起,剖心挖肺又处心积虑地跟孩子们斗阵,这种跟人的相互对待,是我在他这个人身上看到的最重要价值,也是最令人深思之处。

  ——成虹飞(新竹师院副教授)

  身为孩子王的粘巴达就很努力很用心、很努力很用心地在生活中学习…想成为大家的好朋友!

  ——赖玉枝(纽约市立大学妇女研究硕士、资深心理咨询老师)

  让孩子们的自然能力及原始创造特质得以保有及发展,我想森林幼儿园在台湾是绝无仅有的。

  ——黄政雄(全人实验中学校长)

  【试读章节】叮当和弹珠(上)

  叮当和弹珠是我幼教生涯中遭遇的最强劲的“绝代双飙”。超级顽皮的小班生、双胞胎,长得像极了,一般人绝对分不出谁是谁,四只眼睛咕噜咕噜地转,好好看!

  自从他们来到幼儿园,原本就够忙碌的我,这下更惨了。两人不时包抄我,让我疲于奔命。一下子弹珠把茶桶的水龙头打开,让水流了满地;一下子叮当提着水到图书角,在木板床上洗睡袋。我问他为什么要洗,他说要帮我忙!天啊,这种忙不帮也罢!才制止了叮当,走出图书角,又看见弹珠双手满是浆糊在涂抹落地窗,问他在干吗,他说:“我在画图啊!”

  有一次下午放学,家长已经要来接小孩,叮当却在冷冽的阴雨中,偷偷跑到外面积水的地方,脱掉外裤,只穿着小内裤,蹲在泥巴里洗他的裤子。更绝的是,吃饭时间两人一定要坐在一起,边吃边闹。有一次,两人一边把汤倒进平底碗,一边用汤匙搅出漩涡,越搅越快,越搅越高兴,直到把饭菜汤搅了满桌满地,两人见此就哈哈大笑。为师的我,见到这惨不忍睹的景象,立刻制止,告诉他们:吃饭不可把汤放进碗里。隔天吃饭,他们两个宝贝又开始搅漩涡,我问:“怎么又把汤放到饭里?”他们说:“我们没把汤放进碗里啊!只是把饭放进汤里!”我当场又气又好笑,真的!他们这次是把饭放进汤杯里。

  学校木工角的铁锤、钳子,有许多遗失,放在鞋柜上的秤针也被拔掉,我直觉一定是这两个小子干的,却苦无证据。除了搞破坏,他们还会整老师,说起来真是血泪斑斑!

  那一次中午吃饭,他们俩又闹起来,我想把他们俩隔开,叮当不肯,我一气就拉着他的手要移动他,没想到他“哎呦”了一声,说手好痛!然后手就一动也不动。我心想糟糕了,是不是手被我拉脱臼了?我立刻检查,一按他曲着手的关节,他就痛得哎哎叫,还好,不碰就不痛。心急如焚的我,赶紧打电话告诉他妈妈,妈妈说:先让他休息午睡,下午她再来接他去看医生。午睡起床,叮当的手还是弯曲成那个样子,妈妈来接他们回去时,我真是满怀歉疚,责怪自己怎么把小孩照顾成这个样。

  隔天叮当妈妈告诉我:“粘老师,昨天叮当手痛是装的!骗你的啦!一回家他就好了。”我的天哪!一个小孩竟然可以伪装三个小时,让手一直曲着!

  虽然被他们俩整得我晕头转向,但有一件事,却只有他们可以帮我——就是“认袜子”。

  每到放学时刻,教室里总会有一堆没人认领的袜子,这时我就把叮当、弹珠找过来,请他们帮我认。面对全校同学,我提着小袜子,看着他们俩说:“叮当、弹珠,这袜子是谁的?”“伟迪的!”“这双是谁的?”“兆威的!”“向文的!”……这两个小家伙过目不忘的本事,让人叹为观止!

  这些事迹让我印象深刻,但永远难忘的,要算他们丢玩具,我被长脚蜂叮得满头包那次……

  叮当和弹珠(下)

  话说这对“绝代双飙”午睡的花招百出。有一次,大家都进去睡觉,我走到卧室外,发现叮当和弹珠竟然在落地窗门口,摸着校狗“黑鼻”,嘴里还念念有词:“黑鼻,你怎么躺在这里呢?你的小狗狗呢?为什么他们都不见了?”我问叮当:“怎么还不去睡觉?”叮当说,他出来安慰黑鼻。我问弹珠为什么跑出来,弹珠说,他来叫叮当回去。两人一搭一唱,搞得我无言以对。他们俩睡觉还有一个习惯,非要分别躺我两旁,各拉我一只耳朵才睡得着。每次睡午觉,我就像一棵树,被两只无尾熊紧紧地抱住。

  某日,午睡时间到了,他们俩还在卧室里追逐嬉闹,乱拉窗帘。我生气了,请他们两个先到外面去,等大家都睡着了再进来。结果等到卧室安静了下来,这两个小鬼竟没了踪影!我转过身,看见他们俩在玩具角,正抬着一桶桶的玩具,往窗外山谷斜坡下倒。我跑过去拦下正要往下倒的一桶积木,往外一看,山谷下的杂草堆里,到处散落着学校五颜六色的玩具。天哪!他们已经倒掉了两大桶组合玩具。我气得不知如何是好,又心疼那么多玩具掉下去了该怎么捡回来。我问:“是不是老师刚刚对你们讲话很大声,所以你们生气了,就倒玩具?”绝代双飙点点头。我只好说:“现在先去睡觉,午睡起来再处理。”师生三人悻悻然去睡了。照样!他们俩还是拉着我的耳朵睡。

  起床后,所有孩子都知道玩具被丢下山谷了。我跟叮当、弹珠严肃地说:“你们俩下去捡上来!”两个小子还嬉皮笑脸地回我:“怎么捡啊?山谷那么深!”

  “我用绳子吊着,把你们放下去。”我说。叮当一听就说:“我们不要去,那很危险耶!”弹珠帮腔:“我们这么小,不可以下去。”我继续吓唬他们:“不行!你们要下去,自己丢的要自己捡。”说完我就拿出绳子。这下子,绝代双飙快成了绝代双“猫”了!眼泪都快掉下来。

  我当然知道叫他们下去是不可能的,但总要让他们得到一点教训。我假装用绳子绑住他们的腰,把他们抱在围篱旁,两人一直说他们不要下去,我说:“那怎么办?谁叫你们丢玩具?”弹珠边哭边说:“那你下去捡啊!你是大人耶!”我理直气壮地说:“为什么要我下去?是你们丢的耶!”两人稀里哗啦地哭起来。我心想教训大概够了,就说:“好吧!那我只好告诉你们爸妈,看该怎么办!”

  师生一起围在木工角旁,许多孩子趴在围栏上看着山谷下散落的玩具。“那台赛车在那里耶!”、“那是我刚刚玩的剑龙!”孩子们你一言我一语时,我已做好“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准备了,谁叫我是老师呢!

  我翻过木头围篱,逐步接近月桃、茅草、笔筒树杂生的斜坡,正要接近玩具堆时,突然头部一阵刺痛,刹那间,四面八方窜过来好多长脚蜂,我哀叫了几声,本能地拨开蜂群,往回奔逃!

  好痛啊!好痛啊!真的好痛啊!孩子们围了过来,头上好几个地方非常刺痛,拿镜子一照……天啊,额头上肿了六个大包!模样真是凄惨!我心有余悸,再也不敢回去捡玩具了!哪里知道,真是天亡我也,我发现眼镜掉在下面!

  玩具可以不捡,没有眼镜怎么办?只好鼓足了勇气,穿上雨衣,用塑料袋遮盖头脸,全副武装再下一次“地狱”,那样子简直像个战场上的生化部队队员,滑稽极了!

  被蜂叮的肿痛消失了,那幕情景始终记忆深刻。最近碰到叮当、弹珠和他们的妈,谈起以前的种种,我越讲越起劲,他们三人越笑越大声!

  第一任孩子王Roger

  Roger 妈妈是台湾人、爸爸是美国人,长得很酷,个性果决,是我遭遇的第一个孩子王。Roger 喜欢带头,表现勇猛,敢于表达自己的意见。印象最深的有三件事。

  有一次Roger 在旧校的矮围墙上走着,因为旁边就是杂草灌木丛的斜坡,掉下去约有两米深,有一点危险,我提醒他:那个围栏不坚固,不小心会掉下去! Roger 马上回我:“掉下去就掉下去,又不会怎样!”不到十分钟,他真的掉下去了!我赶紧过去拉他,他硬是不让我拉,坚持要自己爬上来,还边说:“又没怎样!”

  某个冬天,下着绵绵细雨,沙池里积水,他竟脱了衣服躺进去,我说:“很冷耶,你会感冒!”他说:“根本不会冷!”身为老师,不能冒险让他真的生病,只好要求他起来。他悻悻然地爬起,但我心里总觉得应该让他泡个够!

  每天下午他老爸来接他回家,往往在校门口就喊:“Roger,It is time to come home !”Roger 在沙池玩得正爽,一听见这句话,把沙铲一丢就大骂:“又要回家!”“每次都在这个时候叫我回家!”……骂归骂,他还是一边收拾,一边把外套往背上一披,快步走到爸爸身边。

  通常来接孩子的爸妈,不可能这么简单就“得逞”的!孩子玩得正高兴,总会要求“再玩一下嘛”,或者被爸妈死拖活拉地带走,绝不会像Roger 这么干脆!这是不是台湾式教育和美国式教育的差别呢?

  刚遇到Roger 时,我以为他和一般孩子一样喜欢老师抱抱,或者让老师抱着甩来甩去,挠得吱吱叫。Roger 不愿意给老师抱。开始时,我以为是他不喜欢我,后来我才知道,比较独立的孩子会有这种现象。之后我遇到的第三位“孩子王”王杰也是这种情形。

  Roger 读了一学期,就回美国印第安纳州了。问他爸妈为什么要回去,爸爸说:“台湾的教育有问题!台湾的学校,门口都写着‘当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做一个活活泼泼的好学生’。为什么不写‘当一个堂堂正正的人’就好?要刻意去强调‘中国人’呢?美国人不也是堂堂正正的吗?”

  为了Roger 的小学教育着想,他们回美国去了。

  森林狗儿园

  * 黑鼻与红鼻

  1992 年9 月,粘巴达来到森林幼儿园,不久,黑鼻与红鼻也来到森林幼儿园,看到粘巴达,就不肯走了!怎么赶也赶不走!不给饭饭吃,它们还是等在外面;追赶它们,它们就跑到树林里。

  * 为什么黑鼻要叫黑鼻?

  黑鼻和红鼻长得很像,几乎分不出来,只有鼻头的颜色,一只是黑的,一只是红的。

  * 两只狗到森林幼儿园之后,就跟小孩一起玩,一起爬山,一起去兰溪。

  * 有一天晚上,粘巴达在幼儿园,听见许多狗儿的叫声、打架声……原来黑鼻和红鼻的男朋友们,为了争夺它们,就打起来了!这是母狗每年会有的两次发春期。

  * 不久,黑鼻和红鼻都怀孕了,可是幼儿园只有一个小狗屋,不够住,粘巴达只好再钉一个,新狗屋比较大,全校都在等待两只狗狗生小狗。

  * 有一天早上到了幼儿园,发现黑鼻在小狗屋生了六只可爱的小狗狗!小狗狗刚刚出生,还没张开眼睛,黑鼻把小狗狗舔得好干净好干净!也把小狗屋整理得很干净!

  * 老师和小孩们,每天都会去看小狗狗,粘巴达提醒小孩不要去抓小狗狗,因为黑鼻可能会生气。

  * 隔了一周,红鼻也要生小狗狗,奇怪的是,红鼻挤到黑鼻的狗屋去生小狗狗,黑鼻的狗屋很小,变得好挤!黑鼻很生气,一直发出“嗯……嗯……”的吼声。红鼻一副笨笨的、不知所措的样子,但是还是不肯离开小狗屋。

  * 结果,红鼻的小狗狗就一只一只地生下来,还流了一些血。黑鼻虽然“嗯……嗯……”地很生气,还是帮红鼻咬断脐带,还没生完,两只狗就在小狗屋打起来!还好只打了一下下,红鼻终于生完小孩了,算算总共七只。

  * 红鼻七只,加上黑鼻六只,总共十三只小狗狗,再加上它们两只,学校一共有十五只狗狗了!十五只通通住在小狗屋,实在太挤了!粘巴达和苏阿姨[1] 有点担心,就利用黑鼻和红鼻出去的时候,赶快把比较大的黑鼻小孩移到大狗屋,这样,两只大狗就可以一狗一间屋了。

  * 现在红鼻住小狗屋,黑鼻住大狗屋!但是红鼻比较不会照顾小孩,小狗狗身上都脏脏的、黏黏的,还有一些血,看起来有点恶心,狗屋里面也是。

  * 黑鼻这边就不一样了:黑鼻把小孩照顾得无微不至;每只小狗都舔得很干净;狗屋也整理得很舒服的样子。大家都觉得黑鼻比红鼻聪明、爱干净。

  * 过了两天,发生一件不可思议的事!黑鼻把红鼻的七只小狗,全都带到它自己的狗屋,变成黑鼻照顾十三只小狗,红鼻没有小狗了!红鼻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敢跟黑鼻抢小狗,黑鼻就把十三只小狗舔得很干净很干净。

  * 这是冬天发生的事……天气越来越冷,冷得地上都结了一层薄霜,有一天半夜,粘巴达在教室里睡觉,听到门外有一些小狗狗的叫声,起来看看……奇怪,没什么啊!正要回去睡觉,听见木工角那堆木板底下,传来小狗叫声,过去掀开一看,发现红鼻和三只小狗在那里!天啊,红鼻去抢了三只小狗,却不敢待在自己狗屋里,这太奇怪了!这么冷的天,待在这里太危险了,说不定会冻死!得赶快送它们回狗屋,然后……

  * 然后得想个办法,让它们温暖一点,有什么办法呢?升火堆,怕狗狗会踩到……啊,想到了!把烧红的火炭装在铁罐里,再用很多布包起来……就变成一个温暖的保温袋了,而且不会烫到小狗狗。

  * 过了两个星期,小狗狗眼睛张开了,会到处跑、到处玩!孩子们好兴奋,也跟着小狗狗跑来跑去!我们泡牛奶给狗狗喝;还抱它们,给小狗狗“惜惜”(台语,疼惜之意);带小狗狗进教室,用大积木盖狗屋给它们住;把椅子排成火车的样子,带它们去坐火车;每个小孩都抱一只!每天小孩都喜欢跟小狗狗玩!

  * 森林幼儿园正式变成“森林狗儿园”了!

  森幼罢课记

  这是森幼史上,孩子们第一次的罢课事件。

  话说森林幼儿园成为森林狗儿园之后,刚开始,小狗狗睡姿酣甜、闭眼睛躺在狗妈妈身边吸奶的样子,让全校师生、阿姨、家长都禁不住赞叹:“好可爱喔!”校内洋溢着一片温馨喜悦的气氛。十五只狗狗,正好每个小朋友都可以分到一只。

  岂知当小狗张开眼睛、活蹦乱跳,到处拉屎拉尿后,大人与小孩的感受就开始南辕北辙了!孩子们越来越兴奋,每天追着小狗狗玩,苏阿姨越来越沮丧,疲于奔命地收拾残局。

  一天,阿姨带着厌烦的表情,忍不住告诉我:“粘老师,学校不能养那么多只狗,拉屎拉尿一大堆,很麻烦!”我能体谅她的心情,却也不知如何是好。阿姨说:“把狗送走啊!”我说:“可是孩子们都好喜欢狗狗耶!”阿姨说:“小孩会照顾它们吗?学校不可以养那么多只狗!”阿姨生气地走进厨房,我感到压力,但不知要怎样跟孩子说可能要把小狗送走。

  团体讨论时间,我将学校不能养那么多狗的原因告诉孩子,孩子们群情激愤,一直问为什么?为什么?大班的孩子王仔仔更是带头反对。他激动地说:“我们可以自己照顾狗狗!”“ 那大便小便怎么办?”我问。“我们可以用水冲啊!”仔仔说。“那狗狗的食物从哪里来?有那么多只要吃。”我再问。仔仔说:“让每个小朋友从家里带一点来。”

  我明知孩子们说有办法处理,与事实还是有一段差距,但看他们反应这么激烈,只好让他们试试,等他们发现能力不够时,再来说服他们。不料厨房的阿姨一听到我还要让孩子们试试看,立刻怒气冲天地走出来对我们说:“狗狗一定要送走!小孩子不会养!学校不能养那么多只!”师生们被突来的厉声震慑住,大家不发一语,安静了下来。我见阿姨回厨房,就开始问小孩:“谁要冲水?谁要带饲料?”孩子们踊跃举手。

  隔天,狗狗一大便,我就请孩子们来清理,昨天讨论时的义愤填膺,一听到要实际动手冲大便,许多人都缩回去了——“好脏喔!”“好恶心喔!”

  不过仔仔果然去拿了桶水来冲,但越冲越脏,整个庭院都“花”了!过两天就再也没人要去打扫,食物也没人带来了。

  于是我再次跟孩子们讨论“狗狗的前途”,孩子们终于同意让一些人来认养小狗,但不能全部都送走,要留下一些。

  我以为这件事终于就此落幕了,岂知……

  隔天早上,我较晚到校,从门口走下来,看见仔仔带着大班孩子们和几个中班孩子躲在树林。跟他们打招呼,他们也不理我。

  当时只觉得有点怪怪的。

  进了教室,孩子们显得很浮躁;角落的玩具掉满地、图书角的书,看完就丢在地上;叮当、弹珠还在教室追来追去……我开始整顿秩序,要求集合,却发现孩子们完全无视于我的存在。问了仔仔,他用一副“不用再说!”的表情回答我。我开始摇铃集合,只有一个璞璞来帮我收拾,其他孩子像着魔似的,都没听到铃声!我生气了,大声地说:“请集合!”还是叫不回孩子!大班躲在树林里,根本不出来。

  孩子们竟然罢课?

  为什么会这样呢?没办法,只好去问可盼。“因为老师今天要把所有的小狗送给坏人!所以我们决定练武功,埋伏在树林里。”可盼说。“可是我们没有要把小狗送给坏人啊!”我赶紧跟可盼解释。可盼一口咬定说:“有!”我心里纳闷,继续问她:“是谁说今天要把狗狗送给坏人的?昨天不是说好,只有部分要让人来认养吗?”“早上苏阿姨告诉我们的,说今天所有的狗狗都要送走!”可盼说。

  我急忙去询问阿姨,才得知她要联络市场的朋友,来把小狗带走。

  查明原因后,我郑重告诉所有的孩子:“那是苏阿姨说的,不是粘老师的意思。今天不会把所有的小狗带走!”慎重的声明加上再三保证,孩子们才终于进来教室。

  与他们团体讨论才知道,他们误以为老师不守信用,要把狗狗全部送走,他们很气粘老师!所以仔仔带头在树林里演练,如果坏人从楼梯那边下来,他们就要怎么攻出来,把坏人一举消灭!

  听完孩子们的叙述,我觉得好惊讶,也很骄傲孩子们为了保护狗狗,竟然会自己组织起来,防卫坏人!

  这是森幼史上第一次的集体罢课事件,可能也是台湾幼教史上的头一遭!


 编辑:木木
附件:无
我来评分
平均分: 5.0
评分人数: 1
访问次数:67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