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地址:首页

“园长妈妈”方红梅的眼泪与幸福

时间: 2015-9-9  来源:上海教育新闻网

  陈伯吹实验幼儿园方红梅园长

  【特别策划】

  “教育温度”栏目系列报道

  从地铁1号线呼兰路站到上海市宝山区陈伯吹实验幼儿园有一段不短的距离,渐渐从立交桥下的热闹走到了无人的科技园,将要见面的园长会是怎样的一个人?

  她是个年少有成的名师,教学经验丰富,或许是个学究理论派,带着金丝儿边的眼镜?她在两年内将一所新开办的幼儿园领入上海市一级一类的行列,管理手段高明,或许是个运筹帷幄的实干家,留着干练的短发?

  在臆想中,视野中出现了成片的住宅区,陈伯吹实验幼儿园侧临一旁,我也最终见到了她,一个看似柔情似水的女人,含笑的眼眸,优雅的身段……也许你很难想象,就是她,撑起了陈伯吹实验幼儿园的一片天。

  她的名字叫方红梅,孩子们口中的“园长妈妈”。

  让“理想化”不再是“理想”

  在旁人眼中,方红梅的教学之路走得很顺。从“青椒”时代开始展露头角,三十多岁便出版个人专著,被评为上海市名师,这在学前教育系统都是极为罕有的。

  然而,就是在她荣誉丰收的那年,一次被自己定义为“失败”的试教给了方红梅当头一棒:一群托班的孩子在她的试教课上嚎啕大哭,来自全市的教研员在场听课。

  “试讲的时候是对小班讲课,我很满意。没想到托班的孩子太小了,一下子就被大灰狼的拟声吓坏了,我自己都惊呆了。”这对几个月前刚出版个人专著的年轻教师来说,是难堪。

  不过,谁也没想到的是这个外表柔弱的幼教老师并没有为此浪费一滴眼泪。

  这次挫折让她迅速冷静下来,她明白过来:“无论你的教学能力多强,一定要守住教育‘源泉’——就是孩子。”

  “实践,才能让你的教学有生命力。”自此,方红梅始终坚持在教学第一线,即使来到陈伯吹实验幼儿园担任园长一职,即使幼儿园从开办初的7个班扩张到今年的30个班,工作压力陡然剧增。

  当时,方红梅正在进行“艺术同构视野下幼儿园文学活动的实践研究”,把文学和艺术在幼儿园的课堂里紧紧相融。许多幼教老师都觉得这很难做到,一个同样多年从事学前教育的同行对她直言:“你太理想化了,这太难实现。”

  3到6岁,是孩子们成长最快,思想变化差异最大的年龄段。在每日与孩子们的接触中,方红梅逐渐摸索出不同年级的孩子们的兴趣点,她据此设计多样化的教学计划,从“唱故事、跳故事、演故事、画故事”等方式出发,让孩子们在对文学作品理解的基础上多元地去理解、表达经典文学作品。

  终于,当那位同行看了方红梅的三堂中期论证集体教学课时,佩服地说:“你把‘理想’诠释出来了。”

  为教师的幸福成长流泪

  方红梅本不觉得自己是个泪点很低的人,但在幼儿园似乎总能触动她的泪腺。

  一位老师在课堂总结报告中写道:“我本以为会挨批评,没想到园长对我说对不起,我忽然觉得自己太幸福。”方红梅看到这里,眼泪顿时收不住。

  犹记得那是一个害羞的小老鼠的故事。小老鼠胆子小,不敢给小伙伴拍照。小伙伴们给他出了很多主意,最终帮助小老鼠克服了困难,让他更敢于表达自己。黄老师有点急躁,故事讲完了,小朋友们反应寥寥,园长还坐在后面听课。下课后,方红梅想了想,斟字酌句,对她说:“幼儿园不止要讲故事,最重要的是育人。”黄老师似乎听懂了,说让她再上一次。然而,第二次讲课效果还没第一次好。待下课后,黄老师只得垂头丧气地等着园长的批评了。没想到的是,方园长第一句是:“对不起,是我的指导不到位,没有让你理解我的意图。”

  “我知道她是想上好课的,不然不会来向我争取第二次机会。”随后方红梅亲自接下了这堂课,给另一个班级讲了害羞的小老鼠的故事。在这堂课上,小黄看到方红梅为了拉近距离,蹲着给孩子们讲故事,时不时地问:“你们觉得该怎么办呀?”

  “我觉得自己太幸福。”小黄这么说。对孩子们的爱,对教育生涯的满足,对幼儿园的自豪,一个普通教师的幸福感忽然让方红梅感同身受。

  “不是我一个人教学好就是幼儿园教学好。”有一次,一个新进老师找方红梅说课,方红梅欣然答应。新进老师带着笔记本和录音笔走进办公室,对方红梅说:“方老师,可以开始了。”

  方红梅说:“好。”

  接着她俩面对面坐着,干瞪眼。这让方红梅突然意识到问题所在。原来,老师们看过方红梅的课堂设计后都说好,久而久之照本宣科惯了。

  方红梅随即鼓励这位新进老师:“试着创新,试着多迈几步。”3年后,当那位老师在学前教育年会上展示她的课《小房子》时,方红梅的眼眶红了。

  “每天,在这里收获感动”

  2013年夏天,两辆大巴停在不太热闹的长临路上。这是“全球幼教联合大会”(OMEP)代表团,由国内外资深学前教育领域的专家、学者组成。走在最前面的,是一身套装的方红梅。她目光含笑,步履自信地领着客人们走进幼儿园。

  看到这一幕的老师们都哭了。

  虽然幼儿园以中国著名儿童文学家陈伯吹名字命名,但落址于这样一个城乡结合部地区,谁也没想到陈伯吹实验幼儿园能够成为当年OMEP三所示范园之一,展现上海幼教发展特色。

  在方红梅到任后,不到两年时间幼儿园晋升为上海市一级一类幼儿园,如今这个集体还获得上海市三八红旗集体、上海市巾帼文明示范岗等多个市级区级荣誉称号。人人都说是方红梅“领导有方”,方红梅却笑着点出:“是我们的向心力。”

  余秋雨说:文化是集体人格的体现。方红梅说:每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每一种素养、每一种精神凝聚在一起就是文化。

  十几年前,资历尚欠的方红梅要给领导做报告,说说什么是文化。“我从网上整段整段地拉了很多,专家追问我:校园文化究竟是什么?在校园建设中有什么作用?我答不上来。”现在,她自认在陈伯吹幼儿园看到了答案。

  结业典礼上,她看到专注唱歌的小班孩子们,歌声并不怎么样,却是最响亮、最自信的;在教师节,她收到工会送给每一个老师的靠垫,靠垫一面印着老师的照片,一面印着团队的照片,寓意:靠着我们才有力量;她从家长的口中得知用手指抠出便秘学生粪便的秦老师;她注意到家阅联系栏新添的一副老花眼镜……每天,她都在这里收获感动。

  开学第一天的清早,方红梅收到一条来自父亲的微信:人的幸福有三个层次,肉体的快乐,酒足饭饱而已;精神的快乐,是自由,是成功;而最高层次的是使命的快乐。

  她收起手机,走向校门。当看到孩子们蹦蹦跳跳地跑来,飞扑进她的怀里,叫着“园长妈妈”时,方红梅顿时感到全身溢满了幸福。


 编辑:怡然
附件:无
我来评分
平均分: 5.0
评分人数: 2
访问次数:9791
推荐栏目: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