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地址:首页

北京公办园户口或成新门槛

时间: 2012-10-10 作者: 赵剑云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9月1日,老李和孙女被挡在今年6月就已报名定下来的一家公办幼儿园门外。“都是赞助费闹的。”老李很沮丧。

  8月22日发布的《北京市幼儿园收费管理实施细则(试行)》规定,从今年9月1日起,公办幼儿园不得再收取赞助费。

  本以为可以少交一大笔钱的老李这回是被“本区户口”卡住的。“东城上东城,西城上西城。”这是幼儿园方面给老李的说法。

  老李家住北京市西城区,但离东城区的这家幼儿园更近。“步行一刻钟,骑车也就是七八分钟。”

  “西城区这边离我家近的是北海幼儿园,但我们没法去,甚至问都不敢问。”老李的爱人说出了他们的难处,“北海幼儿园是有钱、有门路的人才能进的。”

  一直广受诟病的公办幼儿园赞助费在北京终于取消了,但由于政府投入、政策配套、资源优化配置没有迅速跟上,又出现了新的问题:有限的教育资源或 被垄断,一些幼儿园或因投入、收入不足面临“断奶”。这种状态如果长期维持,难免导致收费新规成为一纸空文,并形成新的入学门槛。

  不交赞助费,家长反而更担心

  8月22日,《北京市幼儿园收费管理实施细则(试行)》(下称“收费新规”)发布。收费新规明确,从2012年秋季开学起,北京市公办幼儿园除 保育教育费、住宿费和代办服务性收费外,不得以任何名义向幼儿家长收取与入园挂钩的赞助费、捐资助学费、建校费、教育成本补偿费等费用。

  《中国经济周刊》致电北京市教委,教委宣教处工作人员表示:“注意‘禁止收取与入园挂钩’这个定语,赞助费有社会慈善和社会其他方面的内容。禁 止收取与入园挂钩,可以咨询教育部,如果是家长完全自愿的,这种情况怎么处理。把这次规范幼儿园的收费,等同于取消赞助费,不是那个意思。另外,不要把捐 资助学费单独拎出来,捐资助学费有具体的规定,没有出台新的文件。”

  因此,舆论此前提到的“取消赞助费”,完整的表述应为“禁止收取与入园挂钩的赞助费”。而对于赞助费和捐资助学费的区别,多位公办幼儿园园长和 家长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不论规定如何,在实践过程中,二者其实是一回事,园方一般称之为“捐资助学费”,家长一般直接称为“赞助费”。

  已交的赞助费不退?

  一直以来,在北京公办幼儿园入学费用里边,赞助费一直占“大头”。北京市第一幼儿园园长冯惠燕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该园去年的赞助费为 12000元。除赞助费以外,每个孩子每月还得交230元的保育教育费。不算住宿费等其他费用,赞助费占入园支出的比重在80%以上。

  据冯惠燕和多位家长向《中国经济周刊》介绍,赞助费的收取,各个幼儿园都不一样,一般为8000元~15000元/年,但也有20000元/年甚至更高的。

  占比最大的赞助费的取消,对今年9月入园的新生的家长来说,负担确实有所减轻。而为了补偿幼儿园,收费新规对制定于1997年的保教费上限标准 也作了调整。调整后的公办幼儿园保教费上限标准每生每月为:一级园为750元(其中市级示范园可在一级园收费标准基础上上浮20%,即900元)、二级园 为600元、三级园为450元、无级类园为250元。住宿费标准每生每月不超过300元。

  冯惠燕举例说,“北京市第一幼儿园的一家分园,赞助费为每年15000元/生,即每月1200元/生,加上其他收费,将近每月1500元/生。我们现在才收900元,一个月少收600元。”

  据北京市社情民意调查中心对777名社会公众的抽样调查,70%家庭表示可以承受每月1000元的收费标准;80%以上的家庭可以承受800元以上的收费标准。北京市有关部门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表示,“从调查结果看,规范后,大多数老百姓是能够接受的。”

  不过,很多家长还是担心在赞助费取消之后,幼儿园方面还会以其他名义变相把少收的费用再“涨回去”。对此,冯惠燕表示,“涨价,那是政府的事儿,底下园不敢涨。”“我们涨了价,我们往哪儿收啊,账上不能入,个人不能拿”。

  有家长猜测,未来幼儿园的伙食费可能会涨价。冯惠燕表示,那是绝对不允许的。在她看来,侵占孩子的伙食费比收赞助费更严重。

  不过,已经交了3年赞助费的家长能不能得到退款?多位公办幼儿园园长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已经交过的不退。“新生新办法,老生老办法”是这些幼儿园园长给的回复。

  园长们的理由是:8月22日,北京市有关部门负责人在回答记者关于“规范收费后,新、老生如何收费”这一问题时明确:“从2012年秋季开学 起,新入园的幼儿按照规范后的收费项目和收费标准收费。今年秋季之前已经在园的幼儿,除代办服务性收费外,仍按照入园时原文件规定的收费项目和标准执 行。”这意味着不属于代办服务性收费的赞助费,今年秋季之前已经在园的幼儿仍将按照原来的收费项目和标准执行,即不予退款。

  这个貌似通顺的逻辑,实际上是将赞助费也划入了“除代办服务性收费外的原文件规定的收费项目”。如果按此演绎,收费新规出台前入园的幼儿,3年一次性交齐的赞助费就不用退了,而那些选择一年交一次赞助费的家庭,今年还要按原来的标准执行,仍要交赞助费。

  对此,《中国经济周刊》致电北京市教委,对方表示“文件不存在歧义”。记者问:“‘老生老办法’意味着赞助费还得交是吗?”宣教处工作人员答:“我们没有说这种话。”记者追问:“那就不用交了是吗?”宣教处工作人员答:“我们也没有说这种话。”

  据《法制晚报》9月4日报道,收费新规出台后,北京市教委及各区县教委都公布了教育收费咨询举报电话和电子信箱,已有少数家长通过举报电话举报新生入园收取赞助费的行为,市教委相关处室的工作人员表示,凡是举报属实的,所有赞助费都已经退回。

  对于已交的赞助费何时退还的问题,北京市教委表示,目前新出台的政策中,并未对幼儿园退还今秋新入园幼儿已缴纳赞助费给出期限。由于幼儿园收费标准是新出台的,相关政策仍在完善中。

  9月12日,《中国经济周刊》再次就退款等相关问题向北京市教委发出采访函。截至记者发稿时,对方仍未回应。

  “无权无钱的进黑园”

  事实上,赞助费所暴露的并不仅仅是幼儿园收费价格高的问题。

  赞助费取消后,许多家长很高兴,但又不敢找幼儿园去要。“幼儿园那边没说,我们也不好问,怕会影响孩子。”

  “如果没有赞助费、没关系,公办的你就进不去了,单位办的幼儿园就更别想。”家住中国有色工程设计研究总院西区宿舍的家长黄女士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如果以后入园的费用都差不多了,很容易导致大家说的“有权的进公办园,有钱的进私立园,无权无钱的进黑园”。

  “收赞助费,我们这样中等收入的家庭还可以找个好点的幼儿园,不收赞助费,好的公办幼儿园更进不去。”黄女士叹道,“没有那么多公办幼儿园。”

  “为了孩子上学,我在孩子一岁就开始做准备了。”黄女士说,“像我这样没有后门、没有亲戚关系的人,找幼儿园肯定要提前一到两年。”为了找个好点的幼儿园,黄女士找过蓝天幼儿园、新华社幼儿园、建设部幼儿园,但没有一家向她敞开大门。

  交了每年8000元的赞助费后,黄女士的女儿才上了玉渊潭附近的一家公办幼儿园。“他们班一个班招20个人,现在他们班招了40个孩子。这20个是从哪儿来的,就是从赞助费收来的。”在黄女士看来,不收赞助费,后来的20个肯定不收了。

  有一位幼教方面的专家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示范园与一级园之间、一级园与二级园之间、二级园与三级园之间,收费只相差150元。这个差距在北京也就是一家人在外边吃一两顿饭的费用,多交两三百块钱能够挑个好的幼儿园,相信很多孩子家长都愿意。

  “价格整齐了,家长就更扎堆了。”北京早期教育研究所所长梁雅珠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原来赞助费是个门槛,现在没有这门槛了,老百姓选择好园的情况可能会更多。”而在北京,好幼儿园资源毕竟有限,这就很可能加剧找关系、走后门的情况。

  户口和房产或成新门槛

  好园供不应求,赞助费被取消,幼儿园必然会设置新的门槛。

  “对入学儿童的选择标准,我们以周边老百姓为主,先周边的,再东城区的,然后再是北京市的,外地户籍的很少,我们主要以收北京市的为主。”冯惠燕说,目前幼儿园并没有像小学那样划分片区,但是现在基本上还是让附近的孩子就近入学。

  事实上,幼儿园属于非义务教育阶段,对户籍是没有什么特别规定的,幼儿园没有小学那样的片区划分,也没有就近入学的规定。北京市首都教育咨询热线的工作人员这样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上幼儿园没有户籍要求”,“但今年个别区要两证,一个是本区的户口,一个是本区的房产证。”梁雅珠指出。

  对于到底是哪几个“个别区”,梁雅珠并没有透露。《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实地采访发现,在东城区的一些公办幼儿园,需要本区户口、本区房产证的情况确实存在。

  东华门幼儿园,是东城区的一家市级示范园,据那里的工作人员介绍,入读该幼儿园,需要“三证”:房产证、户口本、独生子女证。其中,户口必须是东华门片区的。

  在北京市第一幼儿园园长冯惠燕看来,房产证、户口本必然会成为取代赞助费的一个门槛。“毕竟人家住周边,要不凭什么收这个孩子,不收那个孩子呢?”冯惠燕反问。

  在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看来,就近入园应该是一个大趋势,但入园需要本区户口有问题。在他看来,幼儿园是基础教育,基础教育的主要性质还是公共产品,而“公共产品提供不应该与户口挂钩”。

  公办幼儿园还得靠政府

  2000年,因为意识到幼儿园收费过低的问题,北京市教委学前教育处和北京市发改委开始在几家幼儿园进行收费改革试点。然而,赞助费被取消后,一些幼儿园渐渐难以支撑。2009年,参与改革试点的北京市第一幼儿园“改回来了”。

  据北京市第一幼儿园园长冯惠燕回忆,2010年11月2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就发展学前教育问题进行调研时,曾问及北京市第一幼儿园的收费情况。冯惠燕回答:150元保育费和80元托补费,这两项收费(即保育教育费)合计230元。

  温家宝马上就问:“你不够怎么办?”

  “不够我只能收一些捐资助学款(即赞助费)。”冯惠燕如实汇报。

  温家宝听完汇报后,对同行的时任北京市委书记刘淇说:“一定要加大政府投入。”

  政府投入缺口有多大?

  北京市公办幼儿园的运行成本,一部分由家长承担,一部分由政府承担。冯惠燕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北京市第一幼儿园培养一个孩子的教育成本,一个月差不多为2000元。

  去年,北京市第一幼儿园家长每个月得支付幼儿园1230元,占幼儿园运行费用的62%。赞助费取消后,家长每个月交给幼儿园900元,承担幼儿园运行费用的45%。政府的投入,将由去年的38%增加到现在的55%。

  今年8月,北京市有关部门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指出,“据市价格主管部门成本调查队对49所公办幼儿园成本监审结果,不含幼儿园建设成本,2011年生均支出为16588元,每生每月平均支出为1382元。”

  收费新规若真正落实,政府需要为公办幼儿园增加多少投入?

  2011年,北京市公办幼儿园共有在园儿童21.1万人,按每生每月平均支出为1382元算,北京市公办幼儿园每月将支出2.92亿元,每年将支出35亿元。如果以政府承担一半幼儿园运行成本测算,参考去年的数据,政府一年应支出17亿元左右。

  北京市有关部门负责人答记者问时提到,“此次规范收费幼儿园收费,为保障幼儿园的正常运转,市财政在去年投入6亿元的基础上投入12亿元,进一步加大了财政补贴力度”。以此测算,政府给公办幼儿园的投入还缺5亿元左右。

  政府对公办幼儿园的投入不仅总量上存在缺口,在分布上也并不均衡。

  对部队、机关、街道幼儿园

  “影响非常大”

  北京市此次调整收费标准,主要涉及公办幼儿园。公办幼儿园分为两部分:政府教育部门办园和非政府教育部门(部队、企事业单位和街道乡镇)办园。

  8月23日,北京市有关部门负责人就规范本市幼儿园收费问题答记者问时介绍:2011年,北京市共有公办幼儿园797所,在园儿童21.1万 人。其中,教育部门办园356所,在园儿童10.8万人;非教育部门办园(部队、企事业单位和街道乡镇办园)441所,在园儿童10.3万人。

  “对于教育部门办园来说,这次调整价格,没有什么影响”,因为“政府把不收赞助费后我们亏损的部分,全部承担了。”冯惠燕说,但非教育部门办园,处境就有点不太一样。

  空军直属机关蓝天幼儿园(下称“蓝天幼儿园”)是部队办的一所幼儿园,该园园长秦书华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赞助费取消后,对他们“影响非常大”。“我们的拨款和经费保证不到位,所以应该说比较困难一些。”

  据冯惠燕介绍,赞助费取消以前,无论是教育部门办园,还是非教育部门办园,赞助费主要用于发放教师工资。

  赞助费取消后,收费新规规定,公办幼儿园保育教育成本包括以下内容:教职工工资、津贴、补贴及福利、社会保障支出、公务费、业务费、修缮费等正常办园费用支出。这么多项支出,幼儿园单靠保育教育收费能应付得过来吗?

  冯惠燕说:“政府每年给教育部门办园补贴1200元/生,给非教育部门办园补贴3600元/生。”虽然补贴每生每月高出200元,但除了补贴, 政府不再负担非教育部门办园其他费用。教育部门办园教师的工资全部转由政府承担,而非教育部门办园,还得在保育教育费里支出工资,这多出来的200元远远 不够,“他们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没钱就跟政府打报告

  同属公办幼儿园,为什么非教育部门办园会有这么大的区别?

  教育部门办园的经费直接来自地方财政,据冯惠燕介绍,北京市第一幼儿园的经费就来源于东城区财政。据储朝晖介绍,有些街道(幼儿园)是集体所有 制,他们的经费是这个社区的钱、当地居民的钱。而部队办园经费则主要来自部队,企事业单位办园要不来自上级单位,要不就是自负盈亏。

  “因为它不是政府办园,是机关办园。它的人不是政府的人,这里面牵扯到体制的问题。”冯惠燕说,方方面面需要协调,“这些问题不是今天说了,明天就能解决的事情。”

  冯惠燕认为,政府接下来会补充相应的措施。“现在,他们只能克服一下眼前的困难。”“账上有钱先花着,然后再说下一步的事儿。”账面上要是也没钱了,“那就跟政府打报告”。在冯惠燕看来,非教育部门办园的困难只是暂时的。

  而在秦书华看来,要解决蓝天幼儿园的困难,“首先投入要到位”。幼儿园办园不能做无米之炊。比如说保证老师的工资,保证老师的住房、保险,还要保证幼儿园取暖用电,这样幼儿园才没有后顾之忧。

  不能用公共财政办子弟学校

  然而,部队、企事业单位加大投入,却再次引发家长的担忧:这些幼儿园基本上只招收本系统职工的孩子,外边的人,没有关系,很难有机会挤进去。

  “觉得上幼儿园难的家长,从来都不是那些单位有自己幼儿园的家长。”一位不愿透露自己姓名的家长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进一步指出:“所有单位的幼儿园用的都是财政的投入,这个投入严格说是不符合规范的,财政的投入不管是行政部门还是事业单位,这个钱是用来做行政开支的,用来做事业经费的,不能用这个钱办自己子弟的教育学校。”

  “从长远来看,机关单位办的幼儿园,以后是要逐渐理顺的,”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它提供了一些学位,解决了一些孩子入园难的问题,实际上它又是幼儿教育的一部分资源,应该从这两个方面来分析这个问题。”储朝晖说。

  储朝晖认为,以后这些幼儿园应该向社会开放,服务公共,这类幼儿园长久发展,可能会有体制的问题。前一段时间广州机关幼儿园向社会开放,正朝着这一方向迈进。

  不能让收费新规沦为一纸空文

  直到现在,北京市第一幼儿园园长冯惠燕也想不清楚,1997—2005年,15年过去了,幼儿园的收费标准从未调整过。“而且这15年正是我们国家翻天覆地变化的15年”。

  实际上,今年北京市调整后的收费标准跟1997年的收费标准有一定的相近性。1997年一级一类园月收费标准230元,占当年城镇居民家庭可支 配收入的12%;规范后新的一级园月保教费收费标准为750元,占2011年城镇居民家庭可支配收入的10%,比1997年低了两个百分点。

  1997年收费标准出台后不久,幼儿园就因为运行成本增加、政府投入不足,纷纷开始收赞助费。如果新的收费标准再次出现不够的情况,新的“赞助费”也极有可能重出江湖,收费新规必然成为一纸空文。

  在冯惠燕看来,如果不想让“赞助费”卷土重来,收费标准就应该2~3年、3~5年测算一次,并作一个相应的调整。“要是不变,还是会重蹈覆辙”。

  冯惠燕说,“以后我们还得有一个灵活的调整机制”,而且大家都能适应、认可这种调整机制,觉得它是应该的、合理的。只有这样,收费标准再作调整 时,才不用那么兴师动众。“你看我们这次调整浪费了多少人力物力财力,测算,然后开会,这半年就没闲着。每次测算我都经历了,下的工夫很大,之前做了很多 宣传,老怕老百姓接受不了。”

  “再一个就是家长和政府的合理分担机制。”冯惠燕说,教育成本基本上是固定的,政府多交,家长就少交。赞助费的出现,就意味着政府投入的不足。要维持目前的收费标准,必须加大政府投入。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只有建立一个多方协商机制,才是一个长久的方式。储朝晖所说的“多方”,包括幼儿园、当地居民、社区的教 育主管部门。“我们长期使用的是政府一口价,这个是有问题的,事实上多方协商的价格是比较合理的。现在规定的750块钱,对有的幼儿园来说不够,对有的幼 儿园来说还是比较多的。”不过,多方协商,各方面得是平等的,幼儿园不能太强势。

  此外,北京早期教育研究所所长梁雅珠等多位专家认为,调整幼儿园资源配置,增加幼儿园数量,提升幼儿园质量。改变目前这种供求关系,“让家长有的挑”,才能从根本上满足老百姓的需求。

  赞助费的由来和争议

  1997年,北京市制定一级一类园月收费标准为230元。“1997年以后陆陆续续就有收捐资助学款(即赞助费)的,我们在2000年左右也就开始收了。”在北京市第一幼儿园园长冯惠燕看来,用230块钱来维持幼儿园正常运转,差的不是一丁点儿。

  15年间,赞助费从几百块钱一路涨到几千、上万块钱。

  在收赞助费的时代,政府负责教育部门办园的一部分工资,即“国拨工资”。国拨工资一般不会超过2000元。据冯惠燕介绍,北京市第一幼儿园一名教师的工资在四五千元,老师大部分工资要靠幼儿园自筹,而自筹也只能靠收赞助费。

  此外,幼儿园的日常开支,很大一部分也来自于赞助费,“当时捐资助学款确实解决了我们学前教育中存在的资金匮乏的问题。”冯惠燕说。

  后来,有些幼儿园就拿赞助费作为入学门槛。冯惠燕说:“来的人太多了,怎么办?用这个政策挡一下。”“北京市的入托难、入托贵,跟赞助费都有关系。”

  然而,一直以来,赞助费都是“名不正言不顺”。在教育部等七部门《关于2012年治理教育乱收费规范教育收费工作的实施意见》里,将赞助费视为“乱收费”行为。

  失败的收费改革

  据北京市第一幼儿园园长冯惠燕介绍,2000年,政府实际上就意识到了收费标准过低的问题。而后,北京市教委学前教育处和北京市发改委曾尝试改革,北京有的幼儿园开始体改试验,主要进行收费制度改革。

  2003年,北京市第一幼儿园开始体改试验。参与体改的幼儿园大部分只收600元的保育费和150元特色费,总共750元。这样的收费,北京市第一幼儿园维持了6年。

  到2009年,为了生存和发展,“我又要求改回来了。”冯惠燕说,“改回来”有些迫不得已,因为已经维持不下去了。

  同时参与“体改”的东华门幼儿园园长郝建秋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他们遇到的问题也一样,最后也“改回来了”。

  要求“改回来”,还有另一种心理。“别的幼儿园都去收赞助费了,那些不如你的幼儿园,收费都比你还高,你的心态就有点不平衡了。”一家参与“体改”的幼儿园园长表示。

  虽然不得已“改回来了”,但冯惠燕一直认为赞助费不合理。“收赞助费就跟要小钱似的,还得和你砍价什么的,我觉得心里特别不舒服。它不像我们卖菜。这是教育,教育不能用钱来衡量”。

  北京十佳幼儿园(2008年调查版)

  2008年,由北京晨报、北京娱乐信报等媒体联合举办“京城教育调查”,500多家教育机构被邀请参与。调查历时40余天,共有285200人次参与网上投票和短信投票。在最终的调查名单中,有两个与幼儿园相关,名单所列幼儿园全为公办。

  ●代表北京最高办园水平的十佳幼儿园

  蓝天宇锋幼儿园 空军直属机关蓝天幼儿园

  六一幼儿院 北师大实验幼儿园

  北海幼儿园 明天幼稚集团

  棉花幼儿园 北京一幼

  北京第五幼儿园 东华门幼儿园

  ●公众满意度最高的十佳幼儿园

  北京第四幼儿园 北京市邮政管理局金雁幼儿园

  和平门幼儿园 五色土实验婴幼园

  槐柏幼儿园 东四五条幼儿园

  中华女子学院幼儿园 劲松一幼

  北京六幼 石景山实验幼儿园

  北京最好的幼儿园排行榜(2012年网络版)

  在各大幼教论坛、网站上,家长们时常会讨论哪家幼儿园最好,渐渐形成了一份不成文的排名。有意思的是,这份因家长“默契”而形成的排行榜里,竟然没有一家民办幼儿园。

  NO.1  东城区东华门幼儿园

  NO.2  北京市第一幼儿园

  NO.3  北师大实验幼儿园

  NO.4  北京市北海幼儿园

  NO.5  北京市西城区棉花胡同幼儿园

  NO.6  北京市第五幼儿园

  NO.7  宣武区实验幼儿园

  NO.8  武警总部机关幼儿园

  NO.9  北京市六一幼儿院

  NO.10  中国工运学院幼儿园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赵剑云 | 北京报道


 编辑:思齐
附件:无
我来评分
平均分: 0
评分人数: 0
访问次数:544
推荐栏目: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