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地址:首页

汤素兰:为童年的飞翔插上翅膀

时间: 2010-4-16 作者: 舒晋瑜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汤素兰的童话花园,是一个既充满活力,又温暖明亮的神奇世界。

  她的《笨狼的故事》让人想起英国作家米尔恩的世界级名著《小熊温尼·普》的幽默,小笨狼天真、善良,无知但却充满了求知欲和行动力。在评论家眼里,汤素兰叙述风格是多样的,她的另一些故事热闹荒诞或异想天开,大有中国版的《米老鼠与唐老鸭》风格。

  这位笔下能变幻出无数童话故事的作家,除却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的身份外,还是全国政协委员。3月2日,在两会代表委员下榻的饭店,汤素兰接受笔者采访,便先从自己的提案说起。

  关注生命教育

  这次汤素兰两会的提案是在中小学中开展生命教育周。上世纪60年代国外就有这个提倡,国内的很多提议侧重于生命安全教育,而汤素兰更倾向于生命过程本身的教育。孩子们生存压力很大,尤其是城市的孩子活动的空间小,和大自然接触的机会少,很多学校春游秋游都取消了,升学的竞争激烈,校园自杀率有上升的趋势。所以她提倡首先要爱惜生命本身,让孩子更多地了解自然生命,这样对培养孩子的创造力会有很大帮助。

  与此相关,中小学教师心理健康也应该受到关注,汤素兰建议对教师进行资格认定时加上一条:教师心理健康评估。她说,这是一个敏感的话题,也许是另一道紧箍咒。但是这一条的设定对孩子的健康成长很有必要。汤素兰感慨地说,高中时,仅仅因为误解,有位老师就不许汤素兰进入他的课堂。“只要是他的课,我就不能上。如果看到我,他就离开。我要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出教室,他再进来上课。这种惩罚超过了老师对学生的惩罚。”这种状况过去有,现在仍未能避免。校园里发生的诸多事情,让人触目惊心。比如有的老师让孩子之间互相扇耳光;有的老师在严寒的冬季对孩子进行室外罚站,结果孩子被冻死……这已经不是一般的惩罚,有些跟老师本身的心理健康密切有关。很多学校对学生有心理辅导和疏导,但是忽略了教师本身的健康状况。其实教师的压力非常大,据说有60%以上的教师有失眠症状,他们也有生活的焦虑,我们提倡老师自我调试,社会也应给他们宽松的环境。汤素兰说,中国的学制越来越长,按照教育中长期发展规划,学前教育在农村也要普及,所以孩子从三岁一直到二十几岁都在与老师打交道,有什么样的老师,就会有什么样的学生。所以对老师的心理健康加强疏导非常关键。

  书写心里最好的童话

  既从事儿童文学创作,又对教育有着深刻认识和研究,作家汤素兰的创作自有一番责任和使命。但是,这种责任并非教化,她将生命倾注到创作中,用儿童文学评论家方卫平的话说,汤素兰的文字透着一种精致而又清丽的典雅,它们像一些圆润美丽的珠子,串起了作家笔下那个丰饶的童年想象世界。她就用她的这些文字,编成了一双送给童年的飞翔的翅膀。

  在天天出版社推出的“汤素兰童话花园”中,囊括了作家多年来的童话创作成果(尚未完成的小朵朵系列除外),包括:笨狼的故事1、笨狼的故事2、《阁楼精灵》、《男孩木里外传》、《小老虎历险记》、《恐龙的朋友》、《蓝狐狸》、《寻找快乐岛》、《外星男孩》等。这些作品,无不根植于少年儿童现实生活的丰富想象,或以幽默风趣的行文,或以唯美纯净的文字,再现了少年儿童成长过程中点点滴滴的情性。

  而在浙江少儿出版社推出的《故乡的颜色》中,收录了汤素兰最新创作的《天使》、《星星》、《蜻蜓》、《天堂》等童话作品。这些童话虽然短小,却沉淀着她深厚的生命积累,丰富的生活感悟,和对自然与社会全身心的体验和感受。

  汤素兰说,真正的好作家是把写作当作自己的人生的。“安徒生从未揣摩过孩子的心思,他的故事从头到尾注入了自己的生命感受。文学来自生活,创作要体验生活,这些都是表面的,天生的儿童文学作家内心总有一个儿童。”她也很赞成儿童文学作家郑春华的一句话:有的人天生能读懂童年的密码。所以,汤素兰觉得,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是天生的,他们心里一直有小时候的自己在,因而可以将一个人对生命的思考,对人生与世界的热爱用童话故事讲述出来,这就是她心里最好的童话。而这些童话,会像蒲公英一样轻舞飞扬,最后落入读者的心里,生根发芽,开出美丽的花朵。

  要创作中国特色的儿童文学作品

  作为儿童文学作家,汤素兰无疑是成功的。自1986年开始发表作品起,她囊括了几乎所有的儿童文学奖:曾获信谊细幼儿文学奖、海峡两岸童话征文佳作奖、湖南省青年文学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奖、首届张天翼童话寓言大奖、宋庆龄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图书奖和全国优秀少儿读物、湖南省“五个一工程”奖、福建省“五个一工程”奖和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等多种奖项。

  但是,她的视野从未被这些遮蔽,她的眼前仍是开阔的文学领域,空灵、梦幻的、集结了生命中各种情感的文字;她的眼光清澈单纯,全部倾注于富于幻想的童话故事和生命的哲学命题。那些美丽的故事在唯美的意境和诗一样的文字间行走,流露出智慧、善良和爱。

  “最初的写作动机很简单,就是希望自己作为编辑和作者约稿或谈话的时候,不说外行话。于是就在编辑之余写了几篇童话。没想到我的童话很快被杂志刊登,并且被《儿童文学选刊》转载。于是,有的出版社开始关注我这个儿童文学新人,并且约我写长篇童话,我就这样开始了儿童文学的创作。”如今,汤素兰的写作,进入了更为自由和自在的状态,更飞扬,更注重想象力,注重传达人文价值。她表示,往后自己会更关注中国本土原创,创作出有中国特色的儿童文学作品。

  在创作之路上渐行渐远,汤素兰越来越深地感受到童话的魅力,在无穷无尽地吸引自己写作。“很多的读者反馈,说我的故事影响了孩子的成长。我想,我的工作能参与另一个生命的成长,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了。同时我也在思考,什么样的作品能真正对生命有帮助,这让我的写作谨慎、严肃,不浮于当下。”

  在汤素兰看来,儿童文学是给生命打底,使生命富有明亮的底色。因此,在当了16年的编辑之后,汤素兰调入湖南师范大学。“我觉得儿童文学对于人的一生是很重要的,尤其对于师范类的学生来说,一个有过儿童文学阅读的老师和没有过阅读的老师,在心态上、在对孩子的理解上,都会有不同。我也很希望全社会能重视儿童文学。我想我可以在大学播撒更多喜爱儿童文学的种子,也可能让一些学生从儿童文学中获益。”她积极地引导学生们阅读儿童文学作品。因为儿童文学是爱的文学,更多传达了关爱,更多表达了对世界的信心、对未来的信心。阅读一点儿童文学,可以让大学生的心灵一直有幻想的空间,为人和处世的眼光更清澈一些。

  在目前整个儿童文学的阅读和推广中,国外的名著还是更受重视。汤素兰认为,中国人对自己还是缺乏自信,作品大量出版了,高质量的不是很多,中国的儿童文学目前还正在路上,创作有很多干扰,出版社要求作家大量地去写,作家的写作速度越来越快。汤素兰说:“上世纪70年代以前的作家,大多是从给杂志投稿开始走上写作之路的,别小看这个过程,要求在有限的篇幅内吸引读者看下去,是对作者一个很好的锻炼过程。现在写作直接写书,一年写多本,没有练习的过程。作家也像地下水,需要不断补充涵养,补充学习不断吸收,现在作家没有学习和重新吸收的时间。”她说,如果写大量作品而没有时间读书思考,可能会不断重复。如今作家是自由撰稿,生活本靠写作来承担,有出名要趁早的名利心和出版社逼迫,不可能安静坐下来,好好思考好好写作。因此我们所期待的经典作品或者可以和国外经典作品抗衡的优秀儿童文学之作,在这个背景下可能还要很长时间才能出现。

  


 编辑:思齐
附件:无
我来评分
平均分: 0
评分人数: 0
访问次数:2674
推荐栏目: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