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地址:首页

低结构活动课程实施的评价难点

      --上海市课程领导力-教师在课程实施中质量监察与管理的研究(摘录)

时间: 2013-7-15 单位:芷江中路幼儿园 

  低结构活动是预设内容较少,难以预期结果的一种互动形式;活动发展的走向并非受教师的控制,也很难形成定型的方案,或是设定统一的目标。这种活动充分尊重幼儿的自主性,但是却很难衡量其有效性,也较难梳理评价点。

  在深入分析低结构活动的特性后我们发现,评价点设定的困难在于,教师在低结构活动中体现出的水平高低,并不在于具体的行为是什么,而在于产生这些行为背后教师所做的思考,以及这些行为体现出的理念。

  对于“材料投放的数量”这样一个指标,教师提出了各种疑义:材料数量到底是投放地越充足越好,还是恰好够用比较好?有教师指出,为了避免幼儿的争抢,应该让每个幼儿都有机会享有充分的材料,才能使幼儿很好地投入探索;也有教师认为,过多给与材料也容易出现浪费,一味提倡多,也会使教师在投放材料时不加思考,多多益善;还有老师认为,有时候在活动中减少活动的材料,有意使幼儿“捉襟见肘”,那也完全可能对幼儿形成挑战,激发其进一步探索的欲望……

  于是在研讨中刚开始教师的评价指标是这样提出“教师根据具体的情况适当调整材料的数量”。然而,在实验操作中教师充分体验到这样的指标说了等于没有说,具体情况是什么?适当又是什么?未入门的老师一看还是一头雾水。

  实际上,以上教师提出的意见虽然都有道理,但并不适合所有的教师。如果想象我们正在指导一位刚刚接触低结构活动的新手教师,她应该如何把握数量的分寸?各位教师考虑之后都认为,应该让她尽量充足地投放材料,毕竟减少幼儿之间的摩擦,让幼儿拥有足够的资源才是保底的做法。而至于能考虑到幼儿实际的水平对材料进行增减,或是临场出于挑战的需要变更数量,就属于较高水平教师思考的问题了。

  这样的案例也告诉我们,尽管低结构活动并不适合指向特别明确的行为,难以绝对的量化。但是,这并不表示其标准可以是语焉不详、空洞无物的;相反,它对于不同层级教师的操作可以划分出不同的水平,其中,高水平教师的操作并不一定能够满足低水平的要求——就像低年级的数学知识在高年级会被推翻一样。所以,这些指标所表达的并不是绝对正确的观点,而是适宜不同水平教师参考的思考水平。而至于分类讨论的问题,都应该是操作指引中需要体现的内容。

  在这样的指导思想下,我们制定出了自评指标的模型(样例如下),并要求所有的自评指标均以这样的形式和标准来制定:

能力维度

自评指标

水平一

水平三

水平五

区域到达

(师幼互动)

教师在活动期间能达到每一个区域与幼儿进行互动。

某区域的幼儿有需求时,教师能够及时到达。

教师根据每个区域的实际情况安排区域达到的顺序,逗留的时间。

材料充足

(活动准备)

投放超量的材料,保证幼儿不会因为材料不够而出现矛盾。

根据幼儿的兴趣程度,投放相应数量的材料。

通过调节材料的投放数量以支持幼儿的合作行为与探索水平发展。

  对于这种评价方式的设计,我们也做了如下思考:

  ? 评价并非面面俱到:我们经常面对这样的质疑:我们的评价分为课程设计、活动准备、师幼互动三个维度,这些维度是不是能够涵盖低结构活动的所有内容?实际上,我们在设计时尽量充分考虑活动前后所需要思考的元素,努力没有遗漏,但绝对的完整是无法达到的。而且从评估学的角度而言,设定一个指标往往是为了保障某一个方面的优先发展,是具有导向性的——正如强调GDP是为了保障经济的迅猛发展,但GDP不能反应改革的全貌却仍旧是一个有用的指标;而如果个个指标都兼而考虑,反而可能顾此失彼。

  ? 评价允许有模糊地带:评价标准中有水平一、水平三、水平五,而没有描述水平二、水平四,这是因为这种评价本身就是一种自我心理评估,并没有决定量化的标准;对于能达到水平一、却还未达到水平三的教师而言,可以找到一个本不存在的“水平二”作为中间缓冲地带,这能够给自评者带来一种心理舒适感——不至于为仍旧停留在水平一而感到泄气,也不会因为已经超前达到水平三而产生懈怠。

  ? 评价层级并非等距:在有些指标中可以发现,水平三可能与水平一差距很大,与水平五比较接近,或者反之。这实际上在评估范式中也非常常见,就比如在运动竞赛中银牌选手可能与金牌选手差之毫厘,也可能金牌选手是遥遥领先,但这不影响他们名次的排列。我们评价中的指标也是如此,它象征着一种水平层次间的差距,而非相对的距离,这就是心理测量中的等级测量,是根据事物某一属性分成等级,这一测量水平不仅能区分不同类别,而且能排出等级或顺序,其反映事物的类别差不必相同,不具有等距性。

  ? 指标从具体到抽象的渐进发展:在我们的评价指标中,水平一都是非常具体的描述,而水平三与水平五会逐渐抽象。这是因为,水平一主要是给发展水平较低的教师参照的,所以是告诉她们基本保底的操作方法,一定要标准明确,易于操作执行。而水平三的教师已经能够考虑自己操作的原因,所以根据自己的观察和分析改变机械执行的状况,对自己的行为有所调整。而水平五的教师有很高的判断水平,可以临场根据情况作出准确的预判并进行调整,而这些行为都是难以用量化、客观的语言进行描述的,所以用比较抽象的描述诠释其考虑的要素,并在操作指引中指出不同情况下可能的操作方法。

  ? 尊重自评结果:在指标试用中我们也发现,教师自评的结果与他评或其他教师平日里的印象有所差距。但自评工具本身的作用就是允许教师自我发现,并且主动借助操作指引进行提高的参考作用,而且低结构活动本身的特性也决定了没有绝对正确的做法,只有相对成熟的考虑。所以,我们也选择尊重每个教师对于自评指标的使用,让自评与他评发挥不同的作用。


(AGE06版权所有,请勿转载) 编辑:怡然
附件:无
我来评分
平均分: 5.0
评分人数: 1
访问次数:6411
推荐栏目: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