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地址:首页

茅红美:“摇篮”里的梦想

时间: 2014-12-22  来源:《上海托幼》

  茅红美,上海市特级教师,国家二级育婴师,现任黄浦区早期教育第一指导中心主任、上海市教委学前教育信息部副主任。主持《面向0~3岁婴幼儿家长的科学育儿指导的探索与实践》课题研究,获得2014年国家级基础教育教学成果一等奖。曾荣获上海市教育系统先进工作者、上海市儿童工作白玉兰奖、全国教育管理创新奖等。

  十年前,当过幼儿教师和教研员的茅红美来到卢湾区早期教育指导服务中心(现黄浦区早期教育第一指导中心),面对蹒跚学步的孩子、年轻的家长和从未实践过的陌生领域,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而今,她所领衔的早教中心,已是同类机构中的佼佼者,被家长誉为“孩子们的最美摇篮”。在这十年里,她究竟为早教事业交付了怎样的心血?迎着记者好奇而探寻的目光,她将过往娓娓道来。

  记者:从“3~6岁”到“0~3岁”,这是个不小的转换。在您的心目中,对于早期教育和早教指导服务有着怎样的理解?

  茅红美:的确,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与我原先接触的领域有很大不同。幸运的是,除了有郭宗莉、何幼华等资深专家的引领和支持之外,此前我还参与了由张民生老师领衔的国家级课题研究——《0~3岁婴幼儿早期关心和发展的研究》,负责03情报资料的收集,同时也是核心组成员,这个过程让我受益匪浅。我认为,早期教育是对0~3岁婴幼儿实施的促进其健康和谐发展的人生教育养护,具有开端性和启蒙性,是学前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而早教中心所做的,便是以0~3岁婴幼儿家庭为服务对象,以婴幼儿的发展为出发点,开展育儿指导,关注家庭在养育孩子过程中的具体问题,实现家长与婴幼儿的共同成长。

  虽然刚刚来到早教中心时,一直从事教研和培训的我,对于早教并没有“实战经验”,只能摸索着走下去。起初,我们有2个早教班,教师们习惯性地按幼儿园的操作模式开始“上课”。渐渐地,我对此产生了疑惑。对比曾经观摩过的英国早教模式,我开始反思:我们应该对着孩子上课,还是家长?早教中心,究竟指导谁?这是我来到早教中心后思考的第一个重要问题。0~3岁婴幼儿拥有自己的发展大纲,若是采用与幼儿园一样的活动形式,显然与他们的年龄特点不相符,无法取得好的效果。

  通过对国外育儿指导实践的比较分析,我组织教师开展“育儿指导指导谁”的大讨论,逐步厘清了“育儿”与“育儿指导”在对象、内容和方法上的区别,明确以家长为育儿指导对象,为之后的发展做好了铺垫。

  记者:与幼儿园不同,当时的早教中心并没有现成的课程与教材。您如何带领早教中心的教师们进行早教课程的建设?

  茅红美:早教课程,并不是把幼儿园的课程低幼化。我决定以科研引路,从架构课程体系的角度主持开展了市级课题《0~3岁婴幼儿早期教养指导课程的研究》,在课程理念、目标、领域内容、组织实施等方面进行了深入的实践和探索,同时邀请华爱华、胡慧闵等专家定期进行指导。

  这是个相当不易的探索过程。当时我们早教中心的教师,有的只做过幼儿园教师,有的来自于民办早教机构,大都缺乏相关经验。每一天,教师们交流着各自的教学实践,为了一个个问题争论不休,在差异中不断碰撞,在自研自培中得到专业成长。在课题的引领下,我们逐渐建立了自己的早教课程,并提出“儿童为本,关注实践,服务家庭”的早教指导理念。孩子、家长,教育对象的双主体,给教师的教育行为带来了挑战,但课题研究为我们明确了目标和阶段任务,使我们的理念和发展方向越来越清晰。

  随着班级的数量和规模不断扩大,我发现,孩子们来自不同的家庭,有着不同的遗传基因、不同的环境和教育影响,因而每个孩子的身心发展不一样,所需要获得的教育也不一样。为了更好地关注每一个孩子,满足不同层次的家长需求,我带领教师们从综合亲子课程转向了菜单式“主题课程”的研发。根据“健康养护,安全防护,发展支持”三大领域,我们对家长提出了48条要求,在此基础上搜集了3000多个问题,归纳整理为300多个问题,并从中分类,形成了亲子阅读、解读宝贝、宝贝涂鸦、环境安全、意外防护等15个模块,形成了模块课程体系。每个课程时间为2个月共8次指导,包括3次讲座、5次沙龙活动。每个家庭可根据自己的需要,自由选择2个模块。可选择性模块课程体系增强了指导服务的灵活性、个性化和普适性,自2008年推出后,一年内共为800多户婴幼儿家庭提供了指导服务,真正体现和落实了“以每一个儿童的发展为本,服务于每一个家庭的需求”。在此基础上,我们还出版了《聪明宝宝从这里起步》系列读本,供家庭使用。

  尽管我们对家长进行育儿指导,但事实上,家长才是最了解孩子的人。因此,我在早教指导课程中提倡协商式早教指导,教师与家长之间的关系,不是“教”与“学”,而是“协商”。比如早教沙龙,我们创设了参与式工作制,成立了家长参助团,以家长为主体进行部分活动,甚至直接让家长设计开展某个环节。通过教师与家长之间的平等协商,使家长形成正确的教养态度,了解基本的教养常识,掌握科学的教养方法。

  有了理念,有了课程,也有了积累的活动方案,但我仍然意识到,有许多育儿问题在教师的指导下并没有得到改善。因此,我们开始提倡医生与教师共进课堂,从“医”和“教”两个视角分析、诊断孩子发展的症结所在,如长期流质饮食、发音器官缺乏咀嚼锻炼导致语言发展明显滞后、髋关节发育不良造成爬行障碍等。同时,我们也围绕市级重点课题《医教结合早教指导模式的研究》开展进一步的探索与实践,形成了基于发展诊断的个性化医教结合指导模式。在该模式中,首先对婴幼儿家庭提供发展诊断性指导,随后实施有针对性的个性化指导,一段时期后再次进行过程性诊断。

  早教指导如何从“经验”走向“更加科学”?是否可以根据孩子的日常行为表现来评价其发展,使得教育指导的有效性、针对性更强?这是我一直在思索的问题,也是市级课题《0~3岁婴幼儿表现性评价的研究》立项的原因。基于孩子的行为表现来评价孩子的发展,最终目的是为了让教师读懂孩子,与家长进行有效沟通,进一步拓展和深化整个课程质量。

  记者:1998年,您参与了全市学前教育信息化推进工作。这么多年来,您认为信息化对于早教工作的促进和服务体现在哪些方面?

  茅红美:我在早教方面所做的一切努力,不仅是为了我们早教中心的孩子和家长,更是为了区域辐射和全市推广。我认为,成熟的早教课程和科学的早教理念完全应该推送至广大散居婴幼儿家庭,而信息化则是最有效的技术手段。通过信息化,可以使早教工作的开展模式变得多元化,也大大提升了早教指导的广度和力度。

  以“育儿周周看”手机报为例,这是我们配合上海市教委,在教育、心理、医学专家的协同下,于2013年11月面向上海市婴幼儿家庭推出的实事项目,凝聚了我们8年的研究与实践经验。“育儿周周看”通过手机彩信每周发布一期,针对宝宝的周龄发育水平,在日常养护、亲子游戏以及家长普遍关注的育儿问题等方面给家长提供专业、实用的建议和指导,每期内容包括本周宝宝特点、育儿宝典、育儿问答及当月宝宝养育要点等。每月还会发布一期符合上海地区特点的育儿温馨提示。上海学前教育网的“网上专家问答”则同步跟进,让家长与专家、其他家长进一步互动交流。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多元指导模式,让健康科学的育儿指导覆盖至越来越多的婴幼儿家庭。在2013年4个区县试点的基础上,今年“育儿周周看”手机彩信定制服务已扩展到全市所有0-3岁婴幼儿家庭,有的区县的订阅率已达到90%,真正实现了“科学育儿指导进入千家万户”

  记者后记:在黄浦区早期教育第一指导中心的大门口,每个孩子的照片旁都贴有四位家长的照片,传递着“早教工作需要家长共同配合”的心声。作为上海市开展早教指导研究与实践的先行者,茅红美善于把握大方向,也注重在细节上下功夫。她会亲自主持每一次新生家长会,开设讲座,不断唤醒家长对于早教第一责任主体的正确认识,倡导早教在生活中、在家庭里。她强调早教中心环境创设的温馨、“类家庭”,帮助家长解读环境、解读孩子。无论工作有多繁忙,她依然坚持日常的听课评课,坚持每周六上午待在教室里,走近孩子,了解孩子,站在孩子的立场上思考问题。

  茅红美说自己有一个简单而纯美的梦想——让每个孩子都拥有快乐的童年。十年前,她在“摇篮”里播下梦想的种子,怀着敢于挑战空白、创新突破的勇气,研发早教课程与教材,提供科学、快乐的启蒙教育和个性化指导服务并辐射推广,为整个区域乃至上海市的早教事业贡献出了全部的力量。“摇篮”里的梦想,就此生根、发芽,开出最美的花。


 编辑:怡然
附件:无
我来评分
平均分: 0
评分人数: 0
访问次数:6751
推荐栏目: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