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幼儿——新时代教师的必修课

时间: 2012-4-26 作者: 张韫 单位:上海思来氏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回目录       下一篇 

 

  本篇导读:观察,是最基本、最朴素的研究方法。任何行业,任何学科,任何领域的发展,都离不开人类对千奇百怪的现象孜孜不倦的观察与反思。而在所有的观察任务中,教室中的观察也许最最难以预料,最最难以控制,又最最责任重大的了,因为我们的对象是儿童。而每个儿童都只有一次成长的机会,容不得试错。对于儿童,我们懂得的太少,需要做的又太多。惟有潜心地观察,客观地记录,全面地解读,才可能逐渐走近幼儿的世界,并能够知道我们应该做出怎样的行为才是适宜的。

 

  幼儿教师最重要的专业技能是什么?这个问题在不同教育理念下得到的答案可能不尽相同(Lobman, Ryan, 2007)。在中国、日本、韩国等强调集体性的文化背景下,教师的集体教学能力得到极高的重视,一个能够掌控班级,做好规则,在课堂上善于吸引儿童注意的教师往往或更符合一个合格教师的刻板印象。但在比较强调个体的文化背景下,如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教师对幼儿个体发展的熟稔,对不同个体采取适宜的互动行为的能力,是最为本质的。

 


 

  1、观察是教师存在的理由

  本世纪初,随着远程通信技术,高清成像技术,人工智能技术的高度发展,学术界爆发了关于教育是否可重复的争论。争议的焦点在于,如果使用远程授课、机器人授课,可以保证教育的公平性——课堂教学的质量得以划一,教师培养的成本可以大大节省。然而,最终占上风的则是另外一种观点——教育不是单纯的授予,教师在教室中的另一大重要职责,是不断观察受众的反应,并做出即时、个性化的调整。

  根据Lyon与同事们(2009)的研究,相比教师学历、职称、工作年限、课程执教水平等因素而言,教师与儿童互动的质量高低对儿童发展的影响更大,而且对越低龄的幼儿这种影响就更明显。Barnett与同事们的研究(2008)指出,如果教师不需要通过观察来了解幼儿的需求,不需要通过观察来调整自己的互动行为,而只重视所谓的“教学”,那么教育就变成了可以无限拷贝的电影:教师作为演员,只要按既定的剧本来表演就行。而成功的教育情境应当如同话剧,演员不断在观察观众(幼儿)的反应,从而即兴地调节自己的表演。

  因而,正如NAEYC教师职业发展中心高级研究员Peter Pizzolongo (2011) 所说的,“教师将大量精力花在揣摩如何上好一节课将是十分徒劳的……因为她舍弃了自己相比高新技术而言最大的优势”。教师存在的意义就是在不断的观察中改变自己;而如果做不到这一点,教师的作用就与远程教学视频或是教学机器人没有差别。

 

  2、观察带来发展的动力

  著名教育心理学家David Shaffer (2009) 曾指出,当教师在感到才思枯竭、缺乏可实践的素材时,最好的方法是“为自己做一个观察计划”,将自己投入到儿童当中去,聆听他们的对话,研究他们的动作与行为,试探他们的需要。“这样的尝试能够让教师领悟到更多自己从前没有想到过的领域,开拓了自己的想象力,也加深对儿童特性的了解”。他还例举了一个典型的观察记录,记录的教师懊恼于自己无论如何都教不会小杰姆如何把塑料棒从长到短进行排列,他没有怀疑“看上去理解速度有点慢”的小杰姆,而是花了一段时间进行观察,结果发现小杰姆对勺子情有独钟,一有机会就会拿勺子敲各种餐具与玩具,还会不合时宜地将勺子藏进口袋。于是教师准备了十把不同长短的勺子,两天后小杰姆顺利理解了长短排列的问题。“表面上看起来,细心的观察是我们对孩子负责任的一种方法,但这又何尝不是教师的一种自我提升,甚至,自我拯救?”Shaffer如是总结。

  无独有偶,英国权威的儿童养育与教育资质评估机构CACHE(Council for Awards in Care, Health and Education)在其五阶段的教师职业技能与资格认定培训中安排了大量的观察时间,当认定级别越高时,培训中观察的比例也越高。CACHE的评审专家,官方教材的主编Penny Tessoni (2002) 这样认为:“尽管我们的培训体系中并没有单独的一章是观察,但这并不代表观察是一种可以忽视的职业能力。恰恰相反,正因为观察是解决其他所有问题的前提条件,所以它的应用是渗透于所有章节的,以至于我们无法把他割裂开来进行单独的描述。”

  教师职业发展研究者Kathy Bertsch (2008)对于教师的类型进行过概括:和所有从业者群体一样,教师也是实践者、操作者,他们在遇到问题时大多首先思考“怎么办”(what-to-do),而只有大约15%的教师更倾向于饶有兴味地旁观、思考“为什么”(why-it-happens)。这种思维方式与教师受教育程度和从业时间长短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但有趣的是,善于思考“为什么”的教师最终取得的职业成就显著高于光思考“怎么办”的教师。“尽管思考‘为什么’的教师往往并不一定能总结出更高深的结论,但是这种思考方式会促使她们放缓自己的节奏,花更多时间在‘看’上,而不是‘做’,由此她们营造了一个以幼儿为中心的教育环境,她们收集到的信息远远多于操作型的教师。而单纯满足于操作的教师,可能在完成了基本技能培训后,就很少再会在职业发展上有所建树。”

 

第1页    第2页


(AGE06版权所有,请勿转载) 编辑:思齐
附件:无
我来评分
平均分: 4.8
评分人数: 62
访问次数:4489
图片新闻推荐
推荐栏目: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