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苏荷儿童美术馆 林千铃

时间: 2014-12-26  来源:《上海托幼》

  学者视线

  2P

  为幼儿涂鸦铺陈适宜的环境

  教育学家蒙特梭利一再提示“人是环境之子”,人由环境所造就。幼儿的认知结构与生活环境息息相关,必须在适当的条件配合下持续学习,才能获得良好的学习结果。涂鸦等艺术能力的发展同样如此。

  那么,怎样为幼儿涂鸦铺陈一个适宜的环境呢?

  有的家长以为,要将喜爱涂鸦的幼儿送入社会热门的美术培训班,接受“正规训练”,以免他乱涂乱画;有的教师以为,面对幼儿满纸凌乱的线条色彩,应想方设法进行教导,最后得到一个成型的“学习效果”,才是最好的涂鸦教学态度……殊不知,类似的行为可能对敏感的幼儿造成了创造力的伤害。幼儿的教养者们只有从自身做起,不断自省和改善自己的观念与行为,才能为幼儿积极铺陈一个适宜其发展的涂鸦环境。

  一、认识“涂鸦”:独立创造的开始

  (一)涂鸦是幼儿与生俱来的能力

  和吃饭、睡觉、嬉笑、哭闹一样,涂鸦是幼儿与生俱来的能力,是再自然不过的事。幼儿的涂鸦是顺着自然本性,完全从内在发出,不需要向外界学习。不少幼儿教师喜欢给幼儿一张范例画,让他模仿着画,这反而压抑了幼儿自由的表达。当幼儿在生命的初期,用涂鸦架构自我教育的伟大工程时,请不要去打扰他。正如法国启蒙思想家、教育家卢梭认为的那样:以doing nothing(什么都不做)去解决一切教育问题,这是幼儿教育唯一可以成功的方法。

  (二)涂鸦是练习创造力的起步

  创造力并不是神秘的天赋,人人都有,但并非人人都能“创造”,因为创造力需要一直练习。童年是一生中最有创造力的时期,而涂鸦和“办家家”(戏剧)一样,是幼儿练习创造力的起步。在涂鸦过程中,幼儿利用图像,从无到有、从虚到实,把想象的变成看得见的,把创造力变成一种习惯。

  (三)涂鸦意味着独立自主

  自1979年以来,在美国备受重视独立自主的学习观念,强调了孩子才是学习的主人,孩子想学才学,想学什么就学什么,不受干扰的自由才能带来内在的宁静、平衡。而幼儿在涂鸦过程中的经历,就是自我形成的过程和自我确立的学习。自信、创造、独立等二十一世纪不可或缺的人格特质的养成,就从这里开始。当幼儿在独立自主的涂鸦中获得满足的同时,也拥有了自信,让幼儿在今后的成长道路中有了继续探索的勇气。

  二、认识“孩子”:他有画不像的自由

  ? 幼儿的成长认知有不同的发展阶段,幼儿的涂鸦发展也有一定的规律。如2 岁左右的幼儿,正试图通过涂鸦,对色彩、空间、线条等进行视觉探索(图1),而并非为了艺术的表现而作画,;而到了4岁之后,幼儿能自发地找出一些解决问题的方式,利用简单的线条图案来表达他想要表达的东西(图2)。

  再来看看一名5岁幼儿的涂鸦作品(图3),如果你想要从中试图找到很完整、很完美的图像,那么你就会错过真正的创造力。而当你看到中学一年级学生的逼真作品(图4)时,也许你就会发现,学习需要时间,在涂鸦期,幼儿有画不像的自由,他需要的是你的理解、鼓励与耐心的等待。

  当然,若是你非要让幼儿画出一幅形状逼真的“好”图,那么只好依靠你的“大力协助”了。从此,他变得更加依赖——没有教师,他什么都不会,自主创造的能力一点一滴地被扼杀。

  (图1: 2岁幼儿的涂鸦作品)

  (图2: 4岁幼儿的涂鸦作品)

  (图3: 《鹤》 王小洋 5 岁)

  (图4: 《鹤》 张义羚13 岁)

  三、反省“自我”:缺失的创造力与主观的批评判断

  (一)缺失的创造力

  前文提到,涂鸦是练习创造力的起步。我曾经做过调查,认为自己很有创造力的成年人不到十分之二。以提出多元智能教育理论,成为当代最受尊崇的哈佛大学教授迦纳博士(Howard Gardner),将不利于创造力发展的环境归纳为以下几种状况:①完全没机会接触有冒险精神的人;②未曾在任何一方面有被赏识;③ 没有机会持续学习任何一种领域的技术能力;④没有经常鼓励支持的教师、父母;⑤没有可以一起实验努力的伙伴;⑥或成长在一个强制压抑叛逆的威权家庭环境;⑦处在任何改变创新都会被否定压制的环境或人群里;⑧在生长的环境内属于非常正常的人。不幸的是,这些不利于创造力的条件,几乎是我们每个人从小都遭遇过的境况。

  一个人不可能把自己不知道的东西教给别人:你不会开车、不会德文,不可能教开车或德文。我们指导幼儿涂鸦,或许就是一直在教自己没有、自己所不懂的东西。不理解创造力,又如何在涂鸦中启发幼儿的创造力?

  (二)主观的批评判断

  “我真怀疑他有没有艺术天分!”在苏荷儿童美术馆教学中心,这是我最常听到的家长疑惑之一。成人常常站在评审的角度品评幼儿的作品,带有很大的主观偏差,但是艺术的批评判断必须是客观的。我们在质疑幼儿的时候,却忘了将眼光转向自己。

  1.视觉失衡,你有吗

  人类对事物的认知,来自于长期成长记忆中的印象累积组织,这种数据组织以及控制与组合的使用规则,被心理学家称之为“基模”(schemata)。基模代表着一个画面、一个想法或是一种物体的结构,观赏画作时启动的是艺术基模。每个人对艺术的知识都影响着自己的“艺术基模”。为什么抽象画常常被人厌恶排斥?因为它们与我们所拥有的认知和所预期的图像有太大的出入。当实际看到的,和期望看到的有所不同时,人会产生反感的情绪,这是认知心理学家所谓的“视觉失衡”现象。

  如一说到“乡村”,我们立即就会想到山岭、树木、流水、稻田等,可是俄国画家夏卡尔笔下的俄国家乡,却完全没有我们想象中的田园美景。他的记忆并不一定符合大多数人的想法,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画生动表达了对于故里的深刻怀念。

  幼儿的教养者们常常发生类似的视觉失衡状态。幼儿原创性的图像,总是挑战着成人充满惯性和概念的眼睛。许多教师和家长曲解着、肆意批评着那些不如他们预期那样的涂鸦作品——“怎么画成这样?”“不好看啊,它不是这个样子的!”——使幼儿的创作本能、创作乐趣和创作信心受到很大的伤害。

  2.检视自我的审美能力

  著名美学教育家帕森斯 (Michael J. Parsons)在认知发展理论的基础上,将人的审美能力的发展分为五个阶段:①主观偏好;②美与写实;③原创表现;④形式风格;⑤自律。以此来看,不少教师和家长的审美能力都仅仅停留在初浅的阶段。他们总是以主观的直觉反应或个人偏好来评断艺术,缺乏美学认知力;或是对于美和写实很重视,多半以“美不美”“像不像”作为评断的标准。他们注重绘画题材、尊崇绘画技巧,却缺乏透过作品领会创作者思想或经验的客观能力,也不明白创作的真正意义并不是技巧上的写实,而是表达深刻的含义。艺术的品味判断力,需要长期的学习培养。

  四、改变“自我”:像孩子一样

  (一)成为孩子的“同学”

  由于在过去,美术等艺术科目是容易被忽视的“副科”,因此如今的幼儿教养者(尤其是家长)在艺术教育方面容易感到力不从心。若想掌握幼儿视觉美感的启蒙,唯有家长和教师“再学习”,成为幼儿学习美术的“同学”。日本音乐教育家铃木镇一(Shinichi Suzuki)所设计的小提琴教学课程,便要求家长跟幼儿一起学习。如此,当幼儿在家练习时,家长就可以理解幼儿的困难,并提供帮助。只要像幼儿一样心无杂念,放下“一定要画出一幅好画”的顾虑,把握契机,与幼儿同步成长,就能理解幼儿,为他创设一个充满艺术养分的环境。

  (二)成为涂鸦的“粉丝”

  即使是成人的艺术世界,最可贵之处也就在其原创性以及感情的深度,而幼儿的涂鸦作品都是珍贵的原创表现。如果能从绘画本身表现的强度和趣味性去解读,你将会破解满纸乱线中的玄机,处处收获惊喜。

  在以下幼儿的自画像中(图5、图6),我看见了事物的本然,并惊讶于它们的自由与流畅。这些状似涂鸦,却名之为“自画像”的画作,没有成人比例、明暗、远近等的逻辑与原理。他们毫不刻意,没有什么画“好”的目标要到达,这种无所为而为的游戏真心,就是艺术。成人艺术家苦苦追寻的,也不过就是这一份为画而画的洒脱。幼儿是真正的艺术家,他们只留游戏的喜悦给自己,慷慨地把狂野的想象施与我们。当你成为涂鸦的“粉丝”之后,才会明白什么是抽象思考,什么是不可思议。

  (图5:《自画像》 张芊 5 岁)

  (图6:《自画像》张博钧 5 岁)

  (文中画作由台北苏荷儿童美术馆提供 http//www.artart.com.tw)


 编辑:怡然
附件:无
我来评分
平均分: 0
评分人数: 0
访问次数:3752
推荐栏目: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