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门”能否开民办教育融资路

时间: 2014-7-31  来源:解放日报

  民办教育基金会可以做些啥

  ■如果某民办学校停办,那么基金会可以出手,保证教育资产不再流失,成为在现行政策下唯一可操作的“接球员”

  ■企业个人向民办教育大额捐款,必须先缴纳相当比例税额,而基金会可争取捐赠金额直接抵扣税款的先行试点

  ■基金会可针对民办教育非事业单位的特点,规避机制障碍,提高教师在职和退休待遇,以此稳定民办教师队伍

  上海又有先行先试之举。沪上7所学校捐赠7730万元,设立了一家非公募基金会。这家“上海市民办教育发展基金会”日前获得登记管理机关核准,由此成为全国各省市中首家由民办学校联合发起、用以发展民办教育的基金会。

  基金会属于“第一部门”政府、“第二部门”企业之外的“第三部门”社会组织。那么,这个符合国际通行做法的新型融资平台,能否广开民办教育发展的第三条融资路呢?

  社会力量办教育普遍缺钱

  民办教育在上海教育中举足轻重,但社会化程度并不太高。

  从温州企业家创办上海建桥学院起,沪上民办学校大多由企业投资兴办,经费来源主要依靠学费和办学积累,后续发展资金普遍不足。其中,民办高等教育可谓“最差钱”,例如高级职称师资规模就与在校生规模不相适应,总体与国际上同类高校办学水平还相去甚远。一些教授自办教育,省吃俭用立校,一旦需要新建宿舍等基础设施,多年办校积蓄花光还不够。

  就政府对民办教育的扶持力度而言,2013年市级财政对民办教育的扶持资金超过7亿元,已占学费收入15%左右,与日本、美国等国家的比例大致相当。而过高比例的政府投入,并不利于发挥民办教育的体制机制优势。

  市教卫党委副书记、市教委副主任高德毅表示,市民办教育发展基金会成立,募集社会资金,完善捐赠制度,形成捐赠文化,任重而道远。

  非公募基金怎么筹款怎么花

  新设立的上海市民办教育发展基金会以各校办学节余经费作为原始基金,由上海杉达学院、上海视觉艺术学院、上海东海职业技术学院、上海济光职业技术学院、上海新侨职业技术学院、禾佳教育联盟、培佳双语学校等非营利民办学校发起捐设。如何用钱由理事会23人决定。其中,上海杉达学院原校长袁济担任首任理事长及法人,首届副理事长出自各发起单位。其他理事,除市财政局、市教委各委派一人之外,均为社会贤达、教育教学、投资理财等方面专业人士。

  基金会秘书长杨永明透露,根据拟定章程,每年以不低于8%比例支出基金,全部用于民办学校教育;同时用于基金会自身的开支不能超过0.8%。近期,基金会的钱就要花在首批6个主要项目上。其中如民办高校教师发展“同舟计划”、民办中小学幼儿园教师发展 “萌芽计划”,都是“强师”之举;而直接定期奖励的人群包括突出贡献者、优秀辅导员等。

  做那些政府企业不能做的事

  事实上,市民办教育发展基金会接受的捐赠,不止于资金。发起单位之一的上海济光职业技术学院,就正在筹备将学校整体捐赠给基金会,由基金会作为学校的举办者。

  目前,私立教育发展相对成熟的国家均实行营利性和非营利性民办学校分类管理,实施学历教育的私立学校通常是非营利学校,而相当一部分非营利学校的举办者正是基金会等公益性社会组织。因此,市民办教育发展基金会也成为引导民办学校坚持公益性办学的新载体。

  另一种形式的“接盘”,是原办学方的退出机制。如果民办学校由于种种原因而终止办学,那么市民办教育发展基金会可以出手,保证教育资产不再流失,成为在现行政策条件下唯一可操作的“接球员”。民办学校停办后,学校资产在清偿债务后有剩余的,可在审批机关统筹主导下由基金会回收。通过“分账”,由政府投入形成的资产、学费收入,以及接受捐赠形成的资产,也可进入基金会继续用于发展民办教育事业。

  实现民办教育治理现代化,政府要不缺位也不越位,企业要厘清营利与非营利,而作为第三方的民办教育发展基金会可以做两者还不能做的事,还存在不少有待突破的制度创新点。比如企业个人向民办教育大额捐款,必须先缴纳相当比例税额,因此实捐金额打了折扣,而基金会可争取捐赠金额直接抵扣税款的先行试点。又如基金会可针对民办教育非事业单位的特点,灵活规避政策性的机制障碍,提高教师在职和退休待遇,以此稳定民办教师队伍。


 编辑:怡然
附件:无
我来评分
平均分: 0
评分人数: 0
访问次数:1943
推荐栏目: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