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孩子接受科学的学前教育”

时间: 2013-10-31  来源:人民政协网

  18年前,走出北京师范大学发展心理学研究所时,程跃曾踌躇满怀,18年后,他对当年的选择并不后悔,但是对当下民办学前教育的生存境况以及社会和家长对于教育的选择颇为无奈。

  2011年,他出版了离开高校后的第一本学术专著《儿童潜能发展心理学及潜能教育——理论思考及实践研究》,他在这本书的前言中写道:自己对于学术始终抱有敬畏之心,写出这本书的本意,是想给导师——中国儿童发展心理学创始人朱智贤先生一个交代。他认为,孩子后天的差异主要由早期教育的质量和环境的差异造成。自己今生坚信并将一直做下去的事就是——让更多的孩子接受到科学的学前教育。

  认可的教育模式是

  “发射卫星样的教育”

  程跃创办金色摇篮潜能开发婴幼园的过程,有些水到渠成的意味。1993年在北京师范大学发展心理学研究所工作的程跃,出于为自己寻找一些理论付诸实践的机会和为理论研究寻找多一些案例的样本的心理,建立了北京师范大学东方剑桥教育中心,专门为0-6岁的孩子家长提供孩子成长咨询服务。从最初的一天只有几个家长,到家长口口相传,1995年,上中心来咨询的家长已经应接不暇,程跃一度将咨询讲座搬到了北师大能容纳500人的京师大讲堂。“如果程博士能办一所幼儿园该多好啊!”当越来越多的孩子家长向程跃发出这样的需求,程跃迫切想通过实践证明给导师和当时不认可他理论的人看,不管孩子家长的背景、文化学历、经济条件如何,只要遵照他科学的早教方案,孩子就可以很优秀。

  因为有家长对幼儿园办学理念上的认可,最初的办园之路,程跃走得很顺利。办园的第三年,程跃还完了700万元的银行贷款。对于最早追随他的这批孩子家长,程跃也很是念及:“当年许多家长都坚持每天驱车四五十里路,让孩子来上金色摇篮幼儿园。有位家长甚至对我说,这几万块钱本来是家里装修用的,但是我们认为装修房子不如装修大脑重要。但现在,我发现,孩子住所与幼儿园间的距离半径在缩小。金色摇篮家长群体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当年的‘摇篮’家长是真的认同我的教育理念来的,而现在的这些孩子家长,出于离家近、外界的评价等因素,来上‘摇篮’的更多些,真正了解我们教育理念的并不多。”

  对于当下学前教育理论的百家纷杂,程跃不住地摇头:“大家现在都是以利益最大化为驱力,通过各类特色班、兴趣班、特长小组争夺家长。可是我认为,投其所好、标新立异,不该是幼儿教育界应该有的景象。我认可的学前教育界该有的模样,应该是大家踏踏实实地坐下来研讨,学前教育到底应该给予孩子什么。我最喜欢的教育模式是如火箭被运到发射场后到起飞这一过程的程序。孩子在6岁前大脑最可塑的阶段,先向其注入足够多可以让其起飞的燃料,一次点火成功,进入预定的轨道翱翔。这一过程起初是负载的,但是越飞越轻松。”

  全程化办学是梦想

  程跃曾对媒体表示,2005年将在北京昌平建成的从幼儿园到中学一体化的学校被迫转让,是他人生最大的遗憾。采访中,记者问及他这一问题。也许这一办学中的大挫折,仍是他心中不解的痛;也许18年的办学经历,让他对市场、对学生家长的心理有了更为准确和警醒的把握,现在的他更看重理想与现实土壤的落地,谈起全程化办学,他的态度很是审慎。“当年太单纯了,学生家长一句‘博士,我们不走,还跟着你’我就下了再办中学的决心。当时和银行贷了7000多万,自己又投入了5000多万工程垫资款,家长一句‘博士,我们以前特别想跟着你,但是现在我们商量了下给你个建议,你将来应该为北京的重点中学输送人才’就把孩子送到了考取的这些公办重点中学里。”他说全程化办学仍旧是自己的一大梦想,因为搞学术出身,喜欢对成长中的理论做反复的验证,喜欢对理论发生、发展过程做思考,而不太喜欢从半途介入一件事情。所以,用潜能心理学的理论对生命从出生到学前阶段进行跟踪实践,是他最感兴趣的事情。

  办学18年,至今集团没有设专门的营销团队,这是令程跃引以为豪的一点,他说自己在产业规模上没有野心,能够得到家长的认可,能够让品牌一直持续下去,成为中国最持久的学前教育品牌,是他对金色摇篮品牌最大的期冀。

  不要以为舶来的理论

  就是好的

  采访中,程跃一直浅浅地笑着。尽管他反复抱怨国家对学前教育的评价标准太过统一、现在的幼教市场环境太过混乱、家长太功利、很少有人关注一个人在一个领域的严谨研究而更追求感观的舒适度,使得自己已经不太爱出来说话,因为出来说作用也不大。但是通过言谈,能够读出他很想被学界、家长理解的内心渴望。因为搞学术出身,曾师从中国儿童心理学泰斗朱智贤教授,在北京师范大学接受了5年严格的学术训练,程跃的言谈也保持了一份学术的严谨。

  他喜欢拿数字说话、擅长用浅显的语言来比喻一个教育现象或理论、习惯从事件产生的源头或背景讲起。比如谈及当下被国内幼教实践界追崇的蒙台梭利理论,程跃会首先告诉记者,这一教育理论的产生背景是为了帮助残疾人更好地融入和回归正常人的生活。他不否认蒙台梭利是位伟大的教育家,教育思想中有很多值得后人学习的地方,但是他认为关注一个理论,更重要的是要看到这一理论建立的基点以及面向的群体。对于当下教育减负的热点话题,他可以如数家珍地讲日本和台湾几次减负改革的得失内容,甚至为记者举出一组让人十分惊讶的数字。“2005年,教育部通过‘语文课程标准’对中小学生课外阅读规定了底线要求,其中小学阶段学生课外阅读量不少于145万字。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就是平均到小学阶段的每一天,学生每天的阅读量不足两分钟。我们国家这样一拍脑门就出的政策太多,可是这样的政策多了,不是毁了孩子吗?所以金色摇篮的小学就对学生的阅读量做了调整,要求学生小学阶段的阅读量是1500万字。

  ■记者对话

  教育在线:现在在学前教育实践界,出现了很多理念招牌:多元智能、蒙氏教育、华尔夫音乐教育,听起来好像都很好。你认为金色摇篮现在的优势是什么?

  程跃:我认为早期教育不是靠花样、特色、通过我与你的不同,来证明自己的优势。做教育,不是做企业,差异化不是生存的必需条件。今天人们虽然认同早期大脑的可塑性、重视人的巨大潜能,可是有多少人更多地去深究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可塑性、什么样的潜能?科学的发现不仅没有让我们认识到我们应该如何进行早教,而是引领我们走进一个早教新的更大误区。在这个误区里,特色、花样、兴趣、爱好、专长越来越早地成为婴幼儿成长的伙伴。而人们忘记了,早期教育的本质是基础全面、人人达标,而不是人人成才、才才不同。我想这一育儿目标,也正是金色摇篮品牌的优势和可以让摇篮长久走下去的生命力。

  教育在线:享受当下在学者和商人身份之间游走的状态吗?当年离开高校,出来办学的梦想实现了吗?

  程跃:我当初出来办园,并没有想到金色摇篮会有今天这样的产业规模。当初只是想出来办一所幼儿园,告诉大家幼教应该怎么做。眼下,正有1.5万名孩子在全国各地的金色摇篮幼儿园里接受教育,而且他们发展得很好。这让我觉得,我的梦想和理念通过实践,产生了能量,让一些孩子受益终生。如果说我最大的梦想,还是希望有更多的人认可我的理论,更多老百姓知道孩子本来是什么样的,可以通过什么样的途径让孩子成为他们想见的模样。

  教育在线:你说金色摇篮要一直处于儿童潜能发展理论的前沿。如何保证这一点?你现在用来做科研的时间多吗?

  程跃:这也是我现在的遗憾。出来办园后,理论让实践检验的愿望实现了,但是留给自己做研究的时间少了。我实际是一个很喜欢安静地做学问的人。《儿童潜能发展心理学及潜能教育——理论思考及实践研究》这套书,就是我利用2010年去加拿大商谈学生交流国际项目这段相对清静的时间完成的。这部书是我从1990年博士毕业后,写出的第一本理论书,我觉得这部书写不出来死不瞑目,我要给导师一个交代。我希望有更多的时间,能做些理论到实践转轨的梳理工作。

  程跃,中美联合培养的首批儿童心理学博士。1996年创办北京金色摇篮潜能开发婴幼园,现发展为北京金色摇篮教育集团,目前有14家直营园、130家加盟园、1所小学。


 编辑:怡然
附件:无
我来评分
平均分: 0
评分人数: 0
访问次数:2044
推荐栏目: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