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地址:首页 >> 首页 >> 06悦读

《芬兰道路——世界可以从芬兰教育改革中学到什么》

时间: 2015-5-25  


封  面

  •   荣获2013年美国格文美尔教育奖
  •   芬兰教育改革30年历程全记录
  •   第一手资料分析报道

  内容推荐

  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中遥遥领先的芬兰,如何建构世界级的教育体系?拨开教育改革的重重迷雾,芬兰的成功经验将带来全新的启示!

  作者简介

  帕思 萨尔伯格(Pasi Sahlberg),现为芬兰教育与文化部下属的国际事务交流与合作中心(CIMO; 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Mobility and Cooperation)主任,也是美国教育课程审查与发展协会(ASCD; Association for Supervision and Curriculum Development)董事会成员。他曾以教师、教育学家、政策制订者等身份活跃于芬兰,也是数个国际组织与咨询公司的专家顾问。过去20年间,他分析全世界的教育改革并且在美国、加拿大、欧洲、中东、非洲、亚洲等地与教育专家合作共事。萨尔伯格亦曾服务于华盛顿世界银行总部以及位于意大利都灵(Turin)的欧盟委员会。目前,萨尔伯格是芬兰赫尔辛基大学(University of Helsinki)与奥卢大学(University of Oulu)的兼职教授。

  译者简介

  林晓钦,台湾大学政治学硕士,主修政治哲学、主要兴趣为西方政治哲学史、当代思潮、族群政治等。现为自由译者、编辑。译作有:《桥:欧巴马的生命与崛起》(戴维 雷尼克著)、《社群主义对自由主义的批判》(贝淡宁著)。

  目录

  导论:是的,我们可以(见贤思齐)

  第一章 芬兰梦想

  第二章 芬兰悖论:少即是多

  第三章 芬兰优势:教师

  第四章 芬兰道路:竞争福利国家

  第五章 未来是否继续芬兰道路?

  参考文献

  前言

  全世界哪个国家的教育最成功? 答案是芬兰。为什么说芬兰的教育成功?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根据国际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评测,最近10年来,芬兰学生在阅读,数学和科技方面的水平都是全球最好的。国际教育界普遍认为阅读,数学,科技和社会知识是最重要的基本技能。20年以前,芬兰在类似评测中尚不能达到全球的平均水平。是什么样的改革使得芬兰的教育水平得到持续稳定的提高,最终超越所有的国家?另一个重要的现象是芬兰的学校间教学质量的差距是全世界最小的。还有一个耐人寻味的调查结论是芬兰学生花在学习上的时间比美国学生还少,更不要说和韩国、新加坡、日本和中国等亚洲国家相比。芬兰人是怎么取得令人羡慕的教育成绩的? 我们需要向芬兰学习哪些有效的经验?中国是否建立了合理的衡量教育系统和学校好坏的标准?

  作为芬兰教育体制的局内人,作者帕思 萨尔伯格投入教改已有数十年,他既是芬兰本地人、教师,又是研究者,同时是兼具国际视野的政策分析家。本书以第一手数据全面性记录芬兰过去30年来的教改历程,探讨芬兰如何打造世界级的教育体系。作者从政治和经济的角度分析芬兰教改政策,点出芬兰教育如何不同于欧美其它工业化国家。芬兰教育不靠标准化测验建立竞争淘汰机制来教育学生。芬兰重视师资的培育,充分将“教学”工作专业化,并授权教师主导课程和领导学校,同时增进学生、教师、学校以及家长间的互信关系。

  媒体评论

  作为芬兰教育体制的局内人,作者帕思·萨尔伯格投入教改已有数十年,他既是芬兰本地人、教师,又是研究者,同时是兼具国际视野的政策分析家。本书以第一手数据全面性记录芬兰过去30年来的教改历程,探讨芬兰如何打造世界级的教育体系。作者从政治和经济的角度分析芬兰教改政策,点出芬兰教育如何不同于欧美其它工业化国家。芬兰教育不靠标准化测验建立竞争淘汰机制来教育学生。芬兰重视师资的培育,充分将“教学”工作专业化,并授权教师主导课程和领导学校,同时增进学生、教师、学校以及家长间的互信关系。

  ——琳达.达琳—汉蒙德(Linda Darling-Hammond)斯坦福大学教育学院教授

  帕思·萨尔伯格这位杰出的作家,用极为完美的方式融合了芬兰本地人、教师、研究者、政策分析家等身份。他让我们学会了国家教育改革的必备知识。

  ——戴维.柏林纳(David Berliner)亚利桑那州立大学

  帕思·萨尔伯格在本书详尽阐述了芬兰出众的教育故事,内涵丰富且激励人心。芬兰的教育体制经历了时间的考验,展现出恰如其分的努力。这是国家为了年轻人所应做的巨大改革,也是所有国家渴望成就的目标。

  ——班.雷文(Ben Levin)多伦多大学安略教育研究所教授

  【试读章节】

  第三章 芬兰优势:教师

  许多因素共同造就了威名远播的芬兰现代教育体制,例如为所有学童创立的九年综合学校(公立学校)、现代化的学习途径、更聚焦于教育本质的课程设计、对有多元特殊需求的学生提供系统性的照顾服务、让当地政府拥有更多自主性、共享的责任等。但是,根据研究与经验证据显示,另外一项因素更是厥功甚伟:优秀教师的日常付出。

  本章检视芬兰教师所扮演的核心角色,以及师资培育如何在芬兰教育体系转型为国际焦点、从事客观研究等等事宜中做出重大贡献。同时,本章亦主张只有改善师资培育课程与师资培育入学资格仍未能成事。芬兰经验证明了另一件事的重要性:必须保障教师工作能够奠基于专业尊严与社会尊重。教师因此会将教职作为一生的职志。教师的工作必须在授课职责与同仁合作之间取得平衡,这是吸引青年才俊投身杏林的最佳方式。在描述芬兰现有教师发展情形与师资培育原则与政策之前,本章将会回顾芬兰教育工作与教师职责中的某些文化意义。

  芬兰教育文化

  芬兰文化与社会的其中一种内在元素就是教育。从1922年开始,六年的基础教育已是所有芬兰人的法定权利与义务。所有人都明白,如果没有识字文明与广泛常识,就难以实现生命中的所有抱负与理想。芬兰从一八六○年代开始广泛推行公立教育,在此之前,教士与其它教会组织承担了发展大众阅读能力的使命与责任。这种现象可以追溯至十七世纪。当时,传道学校(catechist school)在主日学院提供了以宗教为基础的识字班课程,也在芬兰乡村与偏远地带开授巡回课程。根据芬兰传统,男女合法婚姻的前提是双方必须具备读写能力。”识字”就此成为芬兰人的成年标志,也与成人的相关权利与义务紧密相连。当芬兰于二十世纪开始拓展公立教育体系时,教师逐渐承担了这份使命。由于教师的社会地位极高,让他们在整个芬兰都备受尊敬,拥有无庸置疑的信任。的确,芬兰人一直认为教育是一份高贵且极具威望的工作——如同医生、律师或经济学家——但不是因为物质利益、职业前途或者奖励,而是因为教职的道德意义。


 编辑:木木
附件:无
我来评分
平均分: 0
评分人数: 0
访问次数:7763
推荐栏目:  推荐链接: